首页 购物车 订单查询  
     长江简介  新闻中心  网上书城   经典陈列   媒体报导   招聘信息   AR图书
今天是
诗歌
散文
纪实文学
小说
传记历史
文集
文艺理论
艺术
教育文化
其它
报告文学
白桦林
文学
成功学通俗读物
童话
音乐爱好者
文学爱好者
小说爱好者
中国古代史
自传
文学名著
经管图书
长篇财经小说
励志
传记
青春文学
养生保健
教科书
心理学
手工
随笔
漫画
音乐编曲教材
少儿美术
儿童文学
架空历史
言情
哲学知识类
财务会计
经济管理
公文写作
都市生活
职场
中国现当代随笔
长篇历史小说
大众阅读
摄影
婴幼儿哺育
历史
诗词
军事理论
科普
人生哲学
女性
军事
少儿科普
银行史
国学
书信
古典文学
AR
少儿读物
青少年读物
招商银行
世界文学名著
寓言
历史人物
哲学理论
教师培训
诗集
国学
艺术评论
 
图书信息搜索:    

 

大地长歌
图书编号: 978-7-5702-0705-3
ISBN 号 : 978-7-5702-0705-3
图书规格: 16开
出 版 社: 长江文艺出版社
出版日期: 2019-03-12
市场价格: ¥48.00元
会员价格: ¥33.60元
浏览次数: 612次
  

图书简介:
  关仁山的长篇小说《大河长流》以河北滦河河畔响马河村为大舞台,以周家、金家、谷家三个大家族命运的跌宕起伏为主线,以乡党委女书记云秀的担当精神以及他与普通农民的鱼水深情为副线,全景式地描写了1980年到2017年间中国现代城乡波澜壮阔的多彩生活。 小说以改革开放四十年为时代背景,将家国大事、家族矛盾、个体冲突、转型时代农民的生活艰辛和精神诉求,通过曲折、复杂的矛盾冲突展开故事,同时将滦河城、滦河流域古朴道德风尚、生活习俗、地域文化真实而细腻地演绎出来,严峻悲壮,温暖感人,令人荡气回肠,富有深广的现实意义和时代精神。小说热情讴歌了党的富民政策,挖掘对美好青春的怀念以及人生奋斗历程的追忆,深入启迪了广大读者对改革开放四十年的思考。
详细说明:
 

关仁山,河北作家协会主席。1984年开始文学创作并发表作品,主要著作有长篇小说《天高地厚》《白纸门》《风暴潮》《福镇》《日头》《麦河》等8部,中短篇小说集《大雪无乡》《关仁山小说选》《野秧子》等8部书()。中短篇小说《大雪无乡》《九月还乡》《蓝脉》《红旱船》《落魂天》《平原上的舞蹈》《红月亮照常升起》《苦雪》等,七百余万字。 2004年获第九届庄重文文学奖;长篇报告文学《感天动地》获得第五届鲁迅文学奖,并获第十一届全国五个一工程奖;长篇小说《天高地厚》荣获第十四届中国图书奖;《日头》入选2014年中国小说学会小说排行榜。两次获《人民文学》优秀小说奖,获第六届《十月》文学奖,两次获河北省文艺振兴奖,两次获河北省精神文明建设“五个一工程”奖,两次获河北省十佳青年作家称号。

先睹为快:

  第一章

  响马河村姑娘不嫁本村小伙。

  响马河村小伙娶不来外村媳妇。

  响马河村男人们抬不起头。

  响马河村男人们盼着一年一次元宵节。

  这一天,滦河流域两岸赶庙会。看花灯、猜灯谜,男女老少挤在一块,可以胳膊碰胳膊,屁股挨屁股。男人们利用人挤人的机会,在女孩子们鼓胀胀的奶子上蹭来蹭去。光顾看花灯、猜灯谜的女孩子,少有意识到自己被“睡了”。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初的滦河两岸,被男人碰了就是被“睡了”,就不是黄花大闺女了,出门子嫁人的时候就不值钱了。

  这一天,对于响马河村男人们来说,是最体面最有尊严的一天。可以体会一下当新郎官的感觉了。羞涩、暧昧、冲动、紧张、激动,裆部那个东西鼓胀胀,好长时间下不去,害得他们走路弯着腰,想象力不受阻挡泛滥得一塌糊涂。响马河村的光棍们日子过得穷,对媳妇的饥渴和想象从来不穷。

  其实,响马河村有一个小伙子不这样。因为本村有一个长得挺好看的女子,可以让他随便蹭来蹭去。他叫周东旺,女孩叫谷香。周东旺是村子里的能人,泥瓦活干得比谁都好,他爸爸周秋山都不如他。四邻八村谁家翻修房子盖个猪圈啥的,都得拎着包大果子登门请他。谷香是村子里有名的“庄稼把式”,谷大贵的独生闺女。村子里唯一的女高中生,高学历哩。一个会挣钱,一个有文化,长得好看。当真是郎才女貌,天做一对地造一双啊。

  响马河村的光棍们眼热周东旺。响马河村就一个扬言不往外嫁的姑娘,凭啥叫周东旺给划拉到手了呢?自从谷香说要嫁给本村小伙后,光棍们都惦记着,在梦里娶她都多少回了。急性子的,梦里已经让谷香生了好几个孩子了。就都不怀好意地想:哪一天,谷香突然改了主意,说啥不跟姓周的就好了;要不就是东旺干活砸坏了裤裆中间的那个地方,谷香咋能守活寡呢?再要不就是东旺在外面跟女人花花,叫谷香逮了个现行,从此再也不搭理东旺了,哈哈。响马河村的光棍们日子过得穷。对自己情敌倒霉的想象从来不穷。

  想象总是离现实有一段距离。就在响马河村的光棍汉们在庙会占女孩子便宜的时候,周东旺跟谷香正猫在麦秸垛里搂着亲嘴哪。是东旺先亲的谷香。这可是第一次。谷香只觉得嘴唇一阵火热,脸像吃了辣椒一样“腾”地烧了起来,心窝窝里也钻进一只小兔子,怦怦怦乱跳个不停。她极力要推开东旺,可空间太小,咋推也跟没推一个样。干脆就不推了,就任由东旺亲呗。死鬼,咋亲人家亲了这么长时间,好像亲了一年,谷香心里嗔怪道。发酵了一秋一冬的麦子发出醉人的香味,谷香被朦胧着了。突然,谷香想起被男人亲嘴就是“睡了”,睡了就会怀上孩子的,心里一慌,咬了一口东旺的嘴唇。“哎哟!”东旺疼得叫出了声,捂住嘴唇,吸着凉气。谷香趁机爬出了麦秸垛,一扭身子,跑了。

  谷香往自己家跑了一节,慌乱的心稍稍平复了,站住脚,想了想,又折回原来的地方。东旺正在黑暗里喃喃呼唤着谷香的名字,看清是谷香跑回来了,冲上去搂住她,把嘴凑了上去。刚平静下来的谷香一下子又慌了,用力一推他,跑了。这一次没再跑回来。东旺靠坐在麦秸垛上,咬着麦秸秆,痴痴地笑着,一遍遍回放刚才跟谷香亲嘴嘴的幸福时光。

 
版权所有 长江文艺出版社 鄂ICP备11015637号-1
地址:武昌雄楚大街268号 邮编 430070   
电话: +86 27 87679307; 传真: +86 27 87679300
投稿邮箱E-mail: cjwytgc@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