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购物车 订单查询  
     长江简介  新闻中心  网上书城   经典陈列   媒体报导   招聘信息   AR图书
今天是
诗歌
散文
纪实文学
小说
传记历史
文集
文艺理论
艺术
教育文化
其它
报告文学
白桦林
文学
成功学通俗读物
童话
音乐爱好者
文学爱好者
小说爱好者
中国古代史
自传
文学名著
经管图书
长篇财经小说
励志
传记
青春文学
养生保健
教科书
心理学
手工
随笔
漫画
音乐编曲教材
少儿美术
儿童文学
架空历史
言情
哲学知识类
财务会计
经济管理
公文写作
都市生活
职场
中国现当代随笔
长篇历史小说
大众阅读
摄影
婴幼儿哺育
历史
诗词
军事理论
科普
人生哲学
女性
军事
少儿科普
银行史
国学
书信
古典文学
AR
少儿读物
青少年读物
招商银行
世界文学名著
寓言
历史人物
哲学理论
教师培训
诗集
国学
艺术评论
 
图书信息搜索:    

 

康熙大帝(全四册)(二月河文集彩插珍藏版)
图书编号: 978-7-5354-6898-7
ISBN 号 : 978-7-5354-6898-7
图书规格: 16开
出 版 社: 长江文艺出版社
出版日期: 2018-12-29
市场价格: ¥220.00元
会员价格: ¥154.00元
浏览次数: 223次
  

图书简介:
  《康熙大帝》为二月河创作的长篇历史小说,全书共分4卷。 其第1卷为《康熙大帝•夺宫初政》,讲述了康熙八岁即位,由顺治遗命,以索尼、苏克萨哈、遏必隆和鳌拜四人为辅臣。其中鳌拜居功自傲,专横跋扈,待老臣索尼病死后,他拉拢遏必隆,处死了不与他合作的苏克萨哈,更是朝政独揽,经常咆哮金殿,强制康熙屈从他的意愿。康熙十四岁亲政,但鳌拜不仅不还政于皇帝,反而结党营私,拉拢死党,图谋弑君自立。 康熙自幼聪慧早熟。他一方面秘密拜落第举人、江南才子伍次友为师,勤奋学习历朝皇帝的治国经验;另一方面又以贴身侍卫魏东亭为核心,以习功练武为名,精心挑选、训练了十几名年轻力士,以待时机清除身边的最大隐患。 康熙和鳌拜集团经过了几番明明暗暗的较量,矛盾日趋尖锐化、明朗化,你死我活的搏杀已在一触即发之际。鳌拜称病在家,加紧了劫宫弑杀康熙的行动。康熙不动声色,只带魏东亭一人夜访鳌府探视,一则以观动静,二则以稳住鳌拜。 康熙八年五月,经过周密的策划和精心安排,康熙在毓庆宫单独召见鳌拜,利用身边侍卫,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举擒拘了武艺高强的鳌拜,并将其余党一网打尽。从此,康熙亲执皇权,为振兴清王朝打下了坚实的政治基础。
详细说明:
    二月本名凌解放,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著名历史小说家。1945年出生于山西省昔阳县,高中毕业后入伍,由战士而及副指导员。1978年转业至南阳市委,现任河南省作协名誉主席。40岁开始文学创作,致力于营造“帝王系列”,目前已出版长篇系列历史小说13卷,计500余万字。

  1.二月河经典力作,中国当代历史小说之里程碑;

  2.彩插珍藏,传世瑰宝;

  3.党争朝斗,宦海沉浮,以洞明世事之眼解析人心权术。

先睹为快:

第三十七回 何志铭不辱信使 康熙帝痛陈大志 

 

  “放肆!”讷谟见这个奴仆模样的人竟敢如此无礼,“啪”地将案一拍,喝道,“不许你如此张狂!”

  “呵呵呵呵……”何志铭仰天大笑,“这位大人,好无见识,大凡欲得天下的人,莫不礼贤下士,岂不闻士贵而诸侯王贱么?何况在座的诸公都将有求于我!”

  “眼生得很!”班布尔善站起身来,觑着眼瞧了瞧何志铭道,“足下怕不是泰必图府上的吧?”

  “再说一遍,在下何志铭,铁丐将军帐下的幕僚。”说罢,复笑道,“怎么,我便不能来送信么?”

  “何志铭?”班布尔善翻着眼故作沉思。

  “你不是班布尔善大人么?”何志铭道,“你好大的忘性!你派人送去的十万两银子交给谁了?”

  “哦,是交给你的!——”

  “你以为那十万两银子就可以打发一个讨饭的么?”

  “唔?”班布尔善打量一下何志铭,道,“打发不住又怎么样?”

  “我将那十万两银子,如果向小皇上那里一送,那么鳌太师再带上你班大人,还有在座的诸公,一股脑儿就要上菜市口去赴宴了!”何志铭的黑豆眼睛滴溜溜一转,用手比划了一下脖子,“一声破鼓响,两片碎锣敲……‘喳’地一刀!”

  “也未见得!”鳌拜忽然冷冷说道,“这会儿我倒能先叫你试试刀!”说来斜睨了一眼众人,穆里玛、讷谟、葛褚哈“嗖”地拔出刀来!恶狠狠盯着何志铭。班布尔善压低着嗓子问道:“你来此何意,难道是专为耍笑我们吗?”

  何志铭直盯着班布尔善的眼睛,半晌方道:“你们既然这等不肯取信于我,我说了,又有何用!如若相信,当以礼相待;如不相信,杀了就是!”

  “不能信你,推出去!”班布尔善脸色一变说道。葛褚哈猛扑过来,架起何志铭便走。何志铭骂道:“竖子!我自己走!”站起身来,转身便去。

  “回来!”班布尔善忽然叫住,干笑一声,“没那么便宜,快说,你来干什么?”

  “讨封!”

  “讨封?讨什么封?”

  何志铭忽然松弛下来,嘻嘻一笑:“你的十万银子,我分送给吴大人帐下几位得力的将军。我现在倒一文莫名,你的泰必图侍郎如今坐镇提督府,吴六一成了阶下囚。我何志铭内负叛主之情,外负背义之名,谁料你等竟是如此狗窃鼠偷的小人,成不了什么大事!”

  这番话说得众人瞠目结舌。何志铭那笔银子这样使法,连鳌拜也没有想到。来人可算得上是位胆识俱全的谋士。班布尔善也不禁暗想:“当初倒不如将九门提督一职许了这人呢!”

  鳌拜显得异常激动,将班布尔善手中的纸条取过来,又仔细地审视一遍,确认是泰必图手迹无疑,口中赞道:“好样的,倒看不出你真有两下子!”他踌躇满志地背手在地上踱了两步道,“如今我只能许愿,事成之后,赐你做个吏部尚书,如何?”

  “何某不过顺天行事。”何志铭躬身施礼道,“志铭夜观天象,荧惑星冲犯紫微星,帝星更位。这是天意所在,违之不祥——太师公当应在此兆。愿事成后体恤百姓。我何某披发入山,得以终老也就足了。”

  “为什么呢?”鳌拜惊问。

  “吴铁丐是我旧主,如今义断情绝,天下人将视我为何物?有何面颜再见故友?”何志铭说着,眼圈儿早已红红的了,“事至今日,我亦追悔莫及。但求事成之后,祈求鳌公宽免吴大人一死,我的心愿也就足了!”他说得情真意切,十分动人,连穆里玛、葛褚哈也被打动。

  “铁丐这人,用之一方不失为好官。”鳌拜也叹道,“我岂肯置他于死地?先生尽可放心。”

  “如此,告辞了!”何志铭大功告成,眉见喜色,长揖到地说道,“那边衙门并不安定,下头兵士还不知衙中事变,上头将佐们也难免有人不服。泰大人、李大人正全力防范,所以特命志铭只身送信——我还得赶回去帮助料理。”

  “有劳先生了!”鳌拜满心狂喜,强自按捺着道,“告诉泰、李二位将午门、神武门封闭,叫他们一定要沿途戒严,千万不能走漏消息。”

  何志铭微微一怔,问道:“九门提督一职到手,满北京都是太师的人,何必要封午门、神武门呢?岂不自断策应之路。”

  “午门内之事,余自能料理。”鳌拜笑道,“何必兴师动众,弄得满城风雨?”

 
版权所有 长江文艺出版社 鄂ICP备11015637号-1
地址:武昌雄楚大街268号 邮编 430070   
电话: +86 27 87679307; 传真: +86 27 87679300
投稿邮箱E-mail: cjwytgc@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