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购物车 订单查询  
     长江简介  新闻中心  网上书城   经典陈列   媒体报导   招聘信息   AR图书
今天是
诗歌
散文
纪实文学
小说
传记历史
文集
文艺理论
艺术
教育文化
其它
报告文学
白桦林
文学
成功学通俗读物
童话
音乐爱好者
文学爱好者
小说爱好者
中国古代史
自传
文学名著
经管图书
长篇财经小说
励志
传记
青春文学
养生保健
教科书
心理学
手工
随笔
漫画
音乐编曲教材
少儿美术
儿童文学
架空历史
言情
哲学知识类
财务会计
经济管理
公文写作
都市生活
职场
中国现当代随笔
长篇历史小说
大众阅读
摄影
婴幼儿哺育
历史
诗词
军事理论
科普
人生哲学
女性
军事
少儿科普
银行史
国学
书信
古典文学
AR
少儿读物
青少年读物
招商银行
世界文学名著
寓言
历史人物
哲学理论
教师培训
诗集
国学
艺术评论
 
图书信息搜索:    

 

雍正皇帝(全三册)(二月河文集彩插珍藏版)
图书编号: 978-7-5354-7770-5
ISBN 号 : 978-7-5354-7770-5
图书规格: 16开
出 版 社: 长江文艺出版社
出版日期: 2018-12-29
市场价格: ¥198.00元
会员价格: ¥138.60元
浏览次数: 363次
  

图书简介:
  《雍正皇帝》为二月河创作的长篇历史小说,全书共分3卷。 第1卷为《雍正皇帝•九王夺嫡》。 帝王行止、宫闱秘闻素来为读者关心,本书描写鲜为人知的清廷生活,却又不拘囿于那小小的紫禁城。阿哥党争,杀机隐隐,龙庭易主,雍正险胜。改诏说,弑父说,继位说?一段历史,几多疑云,扑朔迷离,令人难解难分。作者用史笔著文,用文笔立史,庙堂之高,江湖之远,无不尽收笔底。上至典章制度、宫廷建筑、饮食服饰、礼仪乐律,娓娓道来,书卷气浓;下至勾栏瓦舍、寺庙堂肆、市井乡野、客旅古渡,徐徐展开,风情万种。阿哥逐鹿,明争暗斗,字字权谋机诈;女伶歌伎,绕梁余音,句句回肠荡气。其情节铺设,天矫跌宕,人物塑造,浓淡相宜,谋篇均别出心裁;以思想为经,艺术为纬,鸟瞰历史,探究人生,非大家而不可为。正如一位评论家读后所言:难得的历史小说佳作。
详细说明:
    二月本名凌解放,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著名历史小说家。1945年出生于山西省昔阳县,高中毕业后入伍,由战士而及副指导员。1978年转业至南阳市委,现任河南省作协名誉主席。40岁开始文学创作,致力于营造“帝王系列”,目前已出版长篇系列历史小说13卷,计500余万字。

  1.二月河经典力作,中国当代历史小说之里程碑;

  2.彩插珍藏,传世瑰宝;

  3.党争朝斗,宦海沉浮,以洞明世事之眼解析人心权术。

先睹为快:

第五十一回 丰台营胤祥夺兵权 畅春园雍正登大宝

  胤祥是从丰台大营赶来的。

  丰台大营的提督成文运接到何柱儿传来的口谕,命他率领全军至畅春园勤王。他把文武将佐都叫到中军,却犯了迟疑。八阿哥连个字条儿也没有,自己全盘儿担这个干系,实在太吓人。文武百官都在畅春园,顶头上司见他举事,问他“勤哪门子王?我怎么不知道?”向他要勘合凭据,怎么对答?九门提督是什么主意?离城那么近,万一抢先把阿哥们劫持进城,三万人师出无名,粮饷无着,困于冰天雪地的坚城之下,只消张廷玉登城一呼,自己立即就得碎尸万段!最要命的是,连何柱儿也不知道康熙是死了还是活着。万一活着,稍一露面,一口气就能把自己吹为灰烬……正想着,戈什哈进来禀说,十七阿哥和鄂伦岱一齐来了。十七阿哥他不知道,鄂伦岱是八阿哥的人他却清清楚楚,不由精神一振,忙把胤礼迎进来,直让进后堂,笑道:“爷和军门这阵子来,我真没想到!”说着,询问地看了看胤礼。

  “这个天儿才助人的雅兴。”胤礼笑着坐了,接过茶啜了一口道,“好香,好暖和!——三哥是爱踏雪寻梅,十四哥说他喜欢‘骑驴冲雪过剑门’这样的意境儿。其实我们兄弟没个不爱雪的。我今儿带鄂伦岱去西山打猎,兴头得很,在山洞子里捉了许多野鸡!从你这过,讨杯茶吃!”说着,便讲怎样捉狐,如何射兔,在洞子里点火捉野鸡,竟是滔滔不绝,一边说,一边快活地大笑。鄂伦岱没想到这个年轻皇子如此能编谎,没影儿的事说得活灵活现,忍不住也笑,又道:“方才我们过来,见你那群老行伍们都在正厅里,要会议什么事么?”

  成文运一怔,这才知道他们不是奉八阿哥命来的,心里盼着他们快走,因支吾道:“白尔赫他们昨儿说,粮不多了,这么大雪运不来,我召集他们议一下,各营抽出精壮人马运粮……”正说着,便听前头厅中一阵鼓噪,隐隐传来“万岁”的呼声,成文运不禁一怔:“前头是怎么了?”胤礼便知胤祥已经得手,遂笑道:“我也不知道。听声音像什么人传旨——走,瞧瞧去!”三个人急急赶到前头,成文运不禁愣住了。正中桌上供着一枝黄金令箭,前头案上香烟缭绕,自己的将印不翼而飞,令箭盒子也杳然无踪,几十个军官都跪在大厅中。十三阿哥穿着团龙褂,腰系黄带子,悬着宝剑,一脚踏在虎皮椅上正在点拨差事:

  “白尔赫许远志两名副将各带原部人马移防通州;阿鲁泰殷富贵张雨三位参将进驻畅春园——”胤祥旁若无人,指着毕力塔道:“你是死人堆里爬出来的,两世为人了!十年前我就想抬举你,有人说你十八般武艺件件稀松。今儿爷提升你副将,给你个好差使,好歹你给爷挣回这个脸来!”

  毕力塔脸涨得血红,“喳”地答应一声跪前一步道:“请爷发令!”

  “把白云观给我剿了!”胤祥咬着牙关,凶狠地说道,“庙中妖道要一体擒拿,走了张德明一干正犯,提着你的头来见爷!”

  “喳!”

  “慢!”

  成文运又惊又气,浑身直抖,直到此时方回过神,看了一眼一脸奸笑的胤礼,心知中计,跨前一步拦住道:“十三爷,我都听糊涂了,怎么满帐里都是副将参将?又是谁派十三爷来行令调防军队的?”胤祥冷冰冰横了一眼成文运,问鄂伦岱:“这个妨害军务的家伙是谁?我怎么不认得?”鄂伦岱一脸不屑的神气,答道:“二等虾,丰台提督成文运!”

  “你就是丰台提督?”胤祥格格一笑,倏地又敛了笑容,“从现在起,你不是了!革去你的职衔,随军行动,巴结得好,十三爷一高兴,没准顶子还给你。”成文运看着这个傲慢的皇阿哥,心里不禁一寒,但他与胤歃血之盟,关系九族身家性命,被胤祥三下五去二就剥了兵权,如何能甘?这两个阿哥突然出现,也足证畅春园已出大事,荣枯存亡决于瞬息,他不能不挺身硬挡,遂冷笑道:“十三爷怕是越权行事了,我是特旨简任提督,不奉旨就罢官?再说,您想罢就罢,想复就复,不是拿朝廷当儿戏?”

  “老子没工夫和你嚼舌,你这混账王八蛋!睁开眼瞧瞧——”胤祥勃然变色,指着正中供着的令箭大喝道:“爷代天行令,就是亲王见了也要低眉折腰!凭你见我不跪,爷就革你的职!万岁命我便宜行事,你奉诏行事,办得好,爷自然有权复你的职!给脸不要脸,不识抬举!”

  成文运横下心来,咽了一口唾沫,说道:“十三爷,别的不讲,你点兵进驻禁苑做什么?”

  “勤王护驾!”

  “勤哪家王,护谁的驾?”

  “勤雍亲王,护当今驾!”

  “我是主官,为什么撇开我?”

  “我说过了,你已经不是主官!”

  成文运仰天大笑:“十三爷真能取笑,这是唱戏么?成某不敢奉命!——各位暂且回营,没有我的将令,谁敢出营,就地正法!”

 
版权所有 长江文艺出版社 鄂ICP备11015637号-1
地址:武昌雄楚大街268号 邮编 430070   
电话: +86 27 87679307; 传真: +86 27 87679300
投稿邮箱E-mail: cjwytgc@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