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购物车 订单查询  
     长江简介  新闻中心  网上书城   经典陈列   媒体报导   招聘信息   AR图书
今天是
诗歌
散文
纪实文学
小说
传记历史
文集
文艺理论
艺术
教育文化
其它
报告文学
白桦林
文学
成功学通俗读物
童话
音乐爱好者
文学爱好者
小说爱好者
中国古代史
自传
文学名著
经管图书
长篇财经小说
励志
传记
青春文学
养生保健
教科书
心理学
手工
随笔
漫画
音乐编曲教材
少儿美术
儿童文学
架空历史
言情
哲学知识类
财务会计
经济管理
公文写作
都市生活
职场
中国现当代随笔
长篇历史小说
大众阅读
摄影
婴幼儿哺育
历史
诗词
军事理论
科普
人生哲学
女性
军事
少儿科普
银行史
国学
书信
古典文学
AR
少儿读物
青少年读物
招商银行
世界文学名著
寓言
历史人物
哲学理论
教师培训
诗集
国学
艺术评论
 
图书信息搜索:    

 

乾隆皇帝(全六册)(二月河文集彩插珍藏版)
图书编号: 978-7-5354-8317-1
ISBN 号 : 978-7-5354-8317-1
图书规格: 16开
出 版 社: 长江文艺出版社
出版日期: 2018-12-29
市场价格: ¥350.00元
会员价格: ¥245.00元
浏览次数: 237次
  

图书简介:
  《乾隆皇帝》是二月河创作之系列长篇历史小说,全书共分为6卷。 第1卷为《乾隆皇帝•风华初露》。 雍正猝死,乾隆继位,立志要开创清王朝的极盛之世,主张“以宽为政”,纠正前朝的严刑苛政,平反错案,使杨名时、史贻直、孙嘉淦、张照等前朝受害者得以复出,重新授以要职,继续为朝廷效命。 乾隆认为,粉饰来的太平,终究要露馅儿,他根本不相信一些奏折中的所谓“民殷富而乐业”的假话。为了深入民间了解官风民情,他先后前往河南和山西太原微服私访,体察民间疾苦和官场实况,发现有才华的年轻人才,为整饬吏治、拔擢新人做到心中有数。 整饬吏治首先惩治了一批贪官污吏。侵吞巨款、毒杀奉派前来清查的上级官员的德州知府刘康;大肆受贿的山西布政使萨哈谅;贿卖文武生员的山西学政喀尔钦等都被正法,受到严惩。 乾隆有别于前朝的某些作为,有人非议,他们散布谣言炮制假奏折,把已发现有人咒骂皇上字迹的杨名时暗害致死,并企图通过所谓七司衙门掌握宿卫大权,进而废掉乾隆。乾隆在获得准确情报后,果断地抓捕了从事阴谋活动的少数宗室子弟,除首恶分子永远圈禁外,余均从轻发落,一反前朝骨肉相残、大肆诛戮的做法,顺利清除了潜藏的隐患。
详细说明:
    二月本名凌解放,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著名历史小说家。1945年出生于山西省昔阳县,高中毕业后入伍,由战士而及副指导员。1978年转业至南阳市委,现任河南省作协名誉主席。40岁开始文学创作,致力于营造“帝王系列”,目前已出版长篇系列历史小说13卷,计500余万字。

  1.二月河经典力作,中国当代历史小说之里程碑;

  2.彩插珍藏,传世瑰宝;

  3.党争朝斗,宦海沉浮,以洞明世事之眼解析人心权术。

先睹为快:

第一回 骄大帅骄入崇文关 悍家奴悍拒返谈店

  时值隆冬,零零星星的冷雨不甚大,但仍阴得很重。浓云低低地压在天空下,一块块一团团或青或灰或绛红或暗紫,像说不上名目的一群怪兽在轻霭霾雾间互相挤压重叠沉浮升降,冷得浸骨的雨星星点点洒落下来,打得水塘里的残荷一片沙沙作响,满是潦水的官道已和道边渠塘海子几乎连成一片汪洋,朔风催送着愁波涟漪,远瞭霰雾凄迷,近处微波粼粼拍岸,残芦败苇菅草枯茅都在不胜凄凉地瑟缩抖动。驿道边色泽斑斓的柿树白杨,沉甸甸直垂到地的杨柳,枝叶躯干都湿漉漉的,一阵哨风掠过,五颜六色的叶片不甘寂寞地顺风一扬,又无可奈何地纷纷坠落,浸入驿道车辙的湿泥寒水之中。

  刚过申牌时分,一队辂车沿西南蜿蜒向北的驿道疾驰,直趋北京紫禁城南的崇文门。车队共是十一辆,一辆轿车,十辆骡车。骡车全都是一色栗壳漆打底,清油桐油挂面,大蘑菇头铁钉轮面,车厢封得严严实实用油布包裹着,不知里边装的是什么物事,还用大铁钩钉钉着加了封条。夹车队二十几个戈什哈一律披米黄油衣骑马随行,马蹄踏得泥花四溅,佩刀马刺碰得丁当作响。打头的轿车更是豪华,乌银戗金丝饰辕,景泰蓝圆帽包头,黑羊皮条纳象眼绿呢车围,万字云头泥金线帷子下面镶一圈红呢——俗称所谓“红围子车”,三品以下官员不得使用这个式样儿——不消说得,这车里坐的必是贵人了。其实再细心一点,就能看见车辕前插遮阳撑伞的槽口旁还有一面明黄镶边宝蓝色小旗,杆上写着一行小字:

  钦命两广总督太子太保李

  不用问便知是当今乾隆驾前一等一的能员干吏李侍尧。只是那旗打湿了,时舒时卷地耷在杆上,怒马如龙车行如风间一晃而过,道旁行人根本无法细辨。一片声响的马蹄踏水声,鞭响车驰夹着戈什哈的吆喝唱道声热闹得淆乱,给这肃杀荒寒的京郊平添出一份喧嚣,沿城根的居民都惊动了,躲雨消寒的人们都探头伸脖子往外瞧。那赶轿车的戈什哈越发来神儿,一手执鞭在空中绕着,一手扶着铜手闸,身子微斜前倾,满是雪珠汗水的头半昂着,“扑”地打个响鞭,兴奋地喊道:

  “嘿!崇文门!制台爷——崇文门到了!”

  他用鞭梢扫了一下拉梢的骡子斥骂道:“日你姥姥的,梢绳弯得弓一样儿了!吃料时候儿你妈的头拱着净拣精料吃,做活儿时没你!妈的——使劲!”接着,“啪”的又一鞭,那拉梢骡子一惊,四蹄猛蹬使劲往前窜,车轮子在一块小石头上颠了一下。车身微微一个仄颤,惊动了正在凝神看邸报的李侍尧。李侍尧放下邸报,摘下老花镜,一手撑着平金软棉垫套子,一手撩开“红围子”帷,果见沉黑苍暗的天穹下灰蒙蒙矗着的崇文门,高大灰暗的城墙横亘东西,雉堞上墙面上斑驳陆离暗红的苔藓,被销蚀风化了的墙面都看得清晰,东一片西一块癞痢头似的十分难看,他呼了一口气,自言自语道:“要见万岁爷了……小吴子,咱们且不进城,叫人知会一声崇文门关上,就说我奉旨见驾,派几个人来把车洗刷一下,还要派人去禀军机处一声儿,看看西下涯子宅邸预备好没有。就这城外头打个尖,回去就不用再吃饭了。去吧!”

 
版权所有 长江文艺出版社 鄂ICP备11015637号-1
地址:武昌雄楚大街268号 邮编 430070   
电话: +86 27 87679307; 传真: +86 27 87679300
投稿邮箱E-mail: cjwytgc@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