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购物车 订单查询  
     长江简介  新闻中心  网上书城   经典陈列   媒体报导   长江论坛   AR图书
今天是 - 先睹为快 | 《艺术》教材 | 对外联络 | -
诗歌
散文
纪实文学
小说
传记历史
文集
文艺理论
艺术
教育文化
其它
报告文学
白桦林
文学
成功学通俗读物
童话
音乐爱好者
文学爱好者
小说爱好者
中国古代史
自传
文学名著
经管图书
长篇财经小说
励志
传记
青春文学
养生保健
教科书
心理学
手工
随笔
漫画
音乐编曲教材
少儿美术
儿童文学
架空历史
言情
哲学知识类
财务会计
经济管理
公文写作
都市生活
职场
中国现当代随笔
长篇历史小说
大众阅读
摄影
婴幼儿哺育
历史
诗词
军事理论
科普
人生哲学
女性
军事
少儿科普
银行史
国学
书信
古典文学
AR
少儿读物
青少年读物
招商银行
世界文学名著
寓言
历史人物
哲学理论
教师培训
诗集
国学
 
图书信息搜索:    

 

美文50家.暖心卷
图书编号: 978-7-5702-0576-9
ISBN 号 : 978-7-5702-0576-9
图书规格: 16开
出 版 社: 长江文艺出版社
出版日期: 2018-10-09
市场价格: ¥45.00元
会员价格: ¥31.50元
浏览次数: 54次
  

图书简介:
  《美文50家•暖心卷》是《美文》杂志25周年白金纪念版,精选杨绛、余光中、余秋雨等名家的美文,并配以贾平凹先生拙朴、睿智的画作。美文美图,相得益彰。 这是一本关于孤独、生命、时光的名家美文集。读文如读心,品读每一篇美文,在字里行间感悟人生的真谛,收获心灵的安宁。
详细说明:
 

 贾平凹,1952年生于陕西省商洛市丹凤县棣花镇,毕业于西北大学中文系,当代著名作家 1992年创刊《美文》。著有《贾平凹文集》26卷。长篇小说代表作有《废都》《秦腔》等。中短篇小说代表作有《黑氏》《天狗》等。散文代表作有《商州散记》《丑石》等。其作品曾获得过茅盾文学奖、鲁迅文学奖、施耐庵文学奖,以及美国飞马文学奖、法国费米娜文学奖等。

1.《美文》杂志25周年白金纪念版。

2.杨绛、余光中、余秋雨等名家美文荟萃。

3. 配以贾平凹先生拙朴、睿智的画作。美文美图,相得益彰。

4.随书赠送贾平凹画作精美书签。

5. 这是一本关于孤独、生命、时光的名家美文集。读文如读心,品读每一篇美文,在字里行间感悟人生的真谛,收获心灵的安宁。

先睹为快:

  镇街往西北走五里地,就是条子沟。沟长三十里,有四个村子。每个村子都是一个姓,多的二十五六家,少的只有三户。

  沟口一个石狮子,脑袋是身子的一半,眼睛是脑袋的一半,斑驳得毛发都不清了,躺在烂草里,天旱时把它立起来,天就下雨。

  镇街上的人从来看不起条子沟的人,因为沟里没有水田,也种不成棉花,他们三六九日来赶集,背一篓柴火,或掮一根木头,出卖了,便在镇街的饭馆里吃一碗炒米。那些女人家,用水把头发抹得光光的,出沟时在破衣裳上套一件新衣裳,进沟时又把新衣裳脱了。但条子沟的坡坡坎坎上都能种几窝豆子,栽几棵苞谷,稀饭里煮的土豆不切,一碗里能有几个土豆,再就是有树,不愁烧柴,盖房子也不用花钱买椽。

  镇街上的人从来缺吃的,也更缺烧的,就只能去条子沟砍柴。我小时候也和大人们三天五天里进沟一次,十五里内,两边的坡梁上全没了树,光秃秃的,连树根都被刨完了。后来,十五里外有了护林员,胳膊上戴一个红袖筒,手里提着铐子和木棒,个个面目狰狞,砍柴就要走到沟脑,翻过庾岭了,去外县的林子里。但进沟脑翻庾岭太远,我们仍是在沟里偷着砍,沟里的人家看守不住村后的林子,甚至连房前屋后的树也看守不住。经常要闹出沟里的人收缴了砍柴人的斧头和背篓,或是抓住砍柴人了,把胳膊腿打伤,脱了鞋扔到坡底去,也有打人者来赶集,被砍柴者认出,压在地上殴打,重的有断了肋骨,轻的在地上爬着找牙,从此再不敢到镇街。

  沟里人想了各种办法咒镇街人,用红漆和白灰水在石崖上画镇街人,都是人身子长着狼头,但几十年都没见过狼了,狼头画的像狗头。

  他们守不住集体的那些山林,就把房前屋后属于自家的那些树看得紧。沟里的风俗是人一生下来就要在住户周围栽一棵树,松木的桐木的杨木的,人长树也长,等到人死了,这棵树就做棺材。所以,他们要保护树,便在树上贴了符,还要在树下围一圈狼牙棘,还要想法让老鸦在树上搓窝。谁要敢去砍,近不了树身,就是近去砍了,老鸦一叫,他们就扑出来拼命。但即便这样,房前屋后仍还有树也被砍掉了。

  我和几个人就砍过姓许的那家的树。

  姓许的村子就三户,两户在上边的河畔,一户在下边靠坡根,我们一共五个人,我和年纪最大的老叔到门前和屋主说话,另外三个人就到屋后去,要砍那三棵红椿树。老叔拿了一口袋十二斤米,口气软和善问换不换苞谷。屋主寒毛饥瘦,穿了件露着棉絮的袄,腰里系了根草绳。老叔说米是好米,没一颗烂的,一斤换二斤苞谷。屋主说:苞谷也是好苞谷,耐煮,煮出来的糊汤黏,一斤米只能换一斤四两苞谷。老叔说:一斤六两。屋主说:一斤四两。我知道老叔故意在谈不拢,好让屋后砍树的人多些时间。我担心砍树的人千万不要用斧头,那样有响声,只能用锯,还是一边锯一边把尿尿到锯缝里。我心里发急,却装着没事的样子在门前转,看屋主养的猪肥不肥,看猪圈旁的那棵柿树梢上竟然还有一颗软柿,已经烂成半个,便拿脚蹬蹬树,想着能掉下来就掉到我嘴里。屋主说:不要蹬,那是给老鸦留的,它已经吃过一半了。我坐在磨盘上。沟里人家的门口都有一个石磨的,但许家的石磨上还凿着云纹。就猜想:这是为了推着省力,还是要让日子过得轻松些?

  日子能轻松吗?

 
版权所有 长江文艺出版社 鄂ICP备05004480号
地址:武昌雄楚大街268号 邮编 430070   
电话: +86 27 87679307; 传真: +86 27 87679300
投稿邮箱E-mail: cjwytgc@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