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购物车 订单查询  
     长江简介  新闻中心  网上书城   经典陈列   媒体报导   招聘信息   AR图书
今天是 - 先睹为快 | 《艺术》教材 | 对外联络 | -
诗歌
散文
纪实文学
小说
传记历史
文集
文艺理论
艺术
教育文化
其它
报告文学
白桦林
文学
成功学通俗读物
童话
音乐爱好者
文学爱好者
小说爱好者
中国古代史
自传
文学名著
经管图书
长篇财经小说
励志
传记
青春文学
养生保健
教科书
心理学
手工
随笔
漫画
音乐编曲教材
少儿美术
儿童文学
架空历史
言情
哲学知识类
财务会计
经济管理
公文写作
都市生活
职场
中国现当代随笔
长篇历史小说
大众阅读
摄影
婴幼儿哺育
历史
诗词
军事理论
科普
人生哲学
女性
军事
少儿科普
银行史
国学
书信
古典文学
AR
少儿读物
青少年读物
招商银行
世界文学名著
寓言
历史人物
哲学理论
教师培训
诗集
国学
艺术评论
 
图书信息搜索:    

 

超人.去国
图书编号: 9787535485526
ISBN 号 : 9787535485526
图书规格: 32开
出 版 社: 长江文艺出版社
出版日期: 2018-05-11
市场价格: ¥32.80元
会员价格: ¥22.96元
浏览次数: 519次
  

图书简介:
  《超人•去国》为冰心小说的精选集,收录了冰心各个时期创作的小说,包括处女作《两个家庭》、代表作《斯人独憔悴》等。冰心的小说多为清新隽永的珍品,情节单纯,却寓意深远,留给读者无穷的回味。
详细说明:
 

冰心,原名谢婉莹,著名作家、诗人、儿童文学作家、翻译家。笔耕不辍数十载,著有《超人》《繁星·春水》《往事》《小橘灯》等,备受文坛瞩目。通讯集《寄小读者》被誉为中国儿童文学的奠基之作。

冰心特别关注下一代的阅读与成长,散文《笑》《观舞记》《谈生命》、诗歌《纸船》等,被收入中小学语文教材或课外读物,是深受青少年读者喜爱的作家。

本套书《冰心精选集》一套六本,全面囊括了冰心的小说、诗歌、散文和儿童文学代表作。除常见篇目外,也收录了作者高水准创作、却未被市场上各选本收入的经典作品全文,如《南归》《关于女人》等。因此无论作为经典阅读,还是版本收藏,都是很好的选择。

先睹为快:

两个家庭

  前两个多月,有一位李博士来到我们学校,演讲“家庭与国家关系”。提到家庭的幸福和苦痛,与男子建设事业能力的影响,又引证许多中西古今的故实,说得痛快淋漓。当下

  我一面听,一面速记在一个本子上,完了会已到下午四点钟,我就回家去了。

  路上车上,我还是看那本笔记。忽然听见有一个小姑娘的声音叫我说:“姐姐!来我们家里坐坐。 ”抬头一看,已经走到舅母家门口,小表妹也正放学回来;往常我每回到舅母家,必定说一两段故事给她听,所以今天她看见我,一定要拉我进去。我想明天是星期日,今晚可以不预备功课,无妨在这里玩一会儿,就下了车,同她进去。

  舅母在屋里做活,看见我进来,就放下针线,拉过一张椅子,叫我坐下。一面笑说:“今天难得你有工夫到这里来,家里的人都好么?功课忙不忙? ”我也笑着答应一两句,还没有等到说完,就被小表妹拉到后院里葡萄架底下,叫我和她一同坐在椅子上,要我说故事。我一时实在想不起来,就笑说:“古典都说完了。只有今典你听不听? ”她正要回答,忽然听见有小孩子啼哭的声音。我要乱她的注意,就问说:“妹妹!

  你听谁哭呢? ”她回头向隔壁一望说:“是陈家的大宝哭呢,我们看一看去。 ”就拉我走到竹篱旁边,又指给我看说:“这一个院子就是陈家,那个哭的孩子,就是大宝。”

  舅母家和陈家的后院,只隔一个竹篱,本来篱笆上面攀缘着许多扁豆叶子,现在都枯落下来;表妹说是陈家的几个小孩子,把豆根拔去,因此只有几片的黄叶子挂在上面,看过去是清清楚楚的。

  陈家的后院,对着篱笆,是一所厨房,里面看不清楚,只觉得墙壁被炊烟熏得很黑。外面门口,堆着许多什物,如破瓷盆之类。院子里晾着几件衣服。廊子上有三个老妈子,廊子底下有三个小男孩。不知道他们弟兄为什么打吵,那个大宝哭的很利害,他的两个弟弟也不理他,只管坐在地下,抓土捏小泥人玩耍。那几个老妈子也咕咕哝哝的不知说些什么。表妹悄悄地对我说:“他们老妈子真可笑,各人护着各人的少爷,因此也常常打吵。”

  这时候陈太太从屋里出来,绾着一把头发,拖着鞋子,睡眼惺忪,容貌倒还美丽,只是带着十分娇惰的神气。一出来就问大宝说:“你哭什么? ”同时那两个老妈子把那两个小男孩抱走,大宝一面指着他们说:“他们欺负我,不许我玩! ”陈太太啐了一声:“这一点事也值得这样哭,李妈也不劝一劝! ”李妈低着头不知道说些什么,陈太太一面坐下,一面摆手说:“不用说了,横竖你们都是不管事的,我花钱雇你们来做什么,难道是叫你们帮着他们打架么? ”说着就从袋里抓出一把铜子给了大宝说:“你拿了去跟李妈上街玩去罢,哭的我心里不耐烦,不许哭了! ”大宝接了铜子,擦了眼泪,就跟李妈出去了。

  陈太太回头叫王妈,就又有一个老妈子,拿着梳头匣子,从屋里出来,替她梳头。当我注意陈太太的时候,表妹忽然笑了,拉我的衣服,小声说:“姐姐!看大宝一手的泥,都抹到脸上去了!”

  过一会子,陈太太梳完了头。正在洗脸的时候,听见前面屋里电话的铃响。王妈去接了,出来说:“太太,高家来催了,打牌的客都来齐了。 ”陈太太一面擦粉,一面说:“你说我就来。”随后也就进去。

  我看得忘了神,还只管站着,表妹说:“他们都走了,我们走罢。”我摇手说:“再等一会儿,你不要忙!”

  十分钟以后。陈太太打扮得珠围翠绕的出来,走到厨房门口,右手扶在门框上,对厨房里的老妈说:“高家催得紧,我不吃晚饭了,他们都不在家,老爷回来,你告诉一声儿。 ”说完了就转过前面去。

  我正要转身,舅母从前面来了,拿着一把扇子,笑着说:“你们原来在这里,树荫底下比前院凉快。 ”我答应着,一面一同坐下说些闲话。忽然听有皮鞋的声音,穿过陈太太屋里,来到后面廊子上。

  表妹悄声对我说:“这就是陈先生。 ”只听见陈先生问道:“刘妈,太太呢? ”刘妈从厨房里出来说:“太太刚到高家去了。

  陈先生半天不言语。过一会儿又问道:“少爷们呢? ”刘妈说:“上街玩去了。 ”陈先生急了,说:“快去叫他们回来。天都黑了还不回家。而且这街市也不是玩的去处。”

  刘妈去了半天,不见回来。陈先生在廊子上踱来踱去,微微地叹气,一会子又坐下。点上雪茄,手里拿着报纸,却抬头望天凝神深思。

  又过了一会儿,仍不见他们回来,陈先生猛然站起来,扔了雪茄,戴上帽子,拿着手杖径自走了。

 
版权所有 长江文艺出版社 鄂ICP备05004480号
地址:武昌雄楚大街268号 邮编 430070   
电话: +86 27 87679307; 传真: +86 27 87679300
投稿邮箱E-mail: cjwytgc@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