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购物车 订单查询  
     长江简介  新闻中心  网上书城   经典陈列   媒体报导   长江论坛   服务中心
今天是 - 先睹为快 | 《艺术》教材 | 对外联络 | -
诗歌
散文
纪实文学
小说
传记历史
文集
文艺理论
艺术
教育文化
其它
报告文学
白桦林
文学
成功学通俗读物
童话
音乐爱好者
文学爱好者
小说爱好者
中国古代史
自传
文学名著
经管图书
长篇财经小说
励志
传记
青春文学
养生保健
教科书
心理学
手工
随笔
漫画
音乐编曲教材
少儿美术
儿童文学
架空历史
言情
哲学知识类
财务会计
经济管理
公文写作
都市生活
职场
中国现当代随笔
长篇历史小说
大众阅读
摄影
婴幼儿哺育
历史
诗词
军事理论
科普
人生哲学
女性
军事
少儿科普
银行史
 
图书信息搜索:    

 

檀香刑
图书编号: 978-7-5354-5776-9
ISBN 号 : 978-7-5354-5776-9
图书规格: 16开
出 版 社: 长江文艺出版社
出版日期: 2017-10-25
市场价格: ¥38.00元
会员价格: ¥26.60元
浏览次数: 106次
  

图书简介:
  《檀香刑》是作家莫言沥胆苦心磨砺出的长篇小说,真实地再现了清末山东半岛发生的一起民间反殖民的斗争事件。带头领导这起反殖民斗争的民间艺人孙丙终被施以“檀香刑”。作品以“施刑”为主线,刻画了孙丙、孙眉娘、钱丁、赵甲等一大批鲜活的人物形象,展示了清王朝没落过程中的惊心动魄的事件,包括戊戌变法、义和团等,将封建王权和反殖民斗争的残酷性、非人道性表现得淋漓尽致。 《檀香刑》结构精致,作者以“凤头―猪肚―豹尾”的环环相扣的叙述,将一个千头万绪的故事讲述得时而让人毛骨悚然,时而让人柔情万种;又以“猫腔”这一民间艺术形式融贯其中,使故事的情节推送与猫腔的起承转合紧密呼应。这种结构与叙述方式,是莫言提出的“用耳朵阅读”的一次完美实践。
详细说明:
 

莫言,原名管谟业,1955年生于山东高密,著名作家、中国首位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莫言从1981年开始发表作品,代表作有《红高粱家族》《檀香刑》《丰乳肥臀》《生死疲劳》《蛙》等,其中《红高粱家族》被译为20余种文字在全世界发行,长篇小说《蛙》获第八届茅盾文学奖。莫言作品深受魔幻现实主义影响,小说中的独特的主观世界、神秘超验的客观世界,都带有明显的“先锋”色彩。2012年莫言因其“通过魔幻现实主义将民间故事、历史与当代社会融合在一起”而获得诺贝尔文学奖。

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莫言的代表作

末代王朝与小人物悲剧可听可唱可嗅可触的民族史诗。

莫言的想象飞越于整个人类的存在状态之上……他向我们展示的是一个无真相、无常识、亦无同情的世界,是一个人们胆大妄为、孤立无助、荒诞不经的世界。

  比起众多追随拉伯雷和斯威夫特——在我们的时代,追随加西亚·马尔克斯的作家——莫言的世界更加趣味横生,也更为惊骇人心。

                                        ——2012年诺贝尔文学奖授奖辞

《檀香刑》最能体现莫言的创作特征,能体现出狂放的姿态。

                                         ——著名作家毕飞宇

先睹为快:

  太阳一出红彤彤,(好似大火烧天东)胶州湾发来了德国的兵。(都是红毛绿眼睛)庄稼地里修铁道,扒了俺祖先的老坟茔。(真真把人气煞也!)俺亲爹领人去抗德,咕咚咚的大炮放连声。(震得耳朵聋)但只见,仇人相见眼睛红,刀砍斧劈叉子捅。血仗打了一天整,遍地的死人数不清。(吓煞奴家也!)到后来,俺亲爹被抓进南牢,俺公爹给他上了檀香刑。(俺的个亲爹呀!)

——猫腔《檀香刑·大悲调》

  那天早晨,俺公爹赵甲做梦也想不到再过七天他就要死在俺的手里;死得胜过一条忠于职守的老狗。俺也想不到,一个女流之辈俺竟然能够手持利刃杀了自己的公爹。俺更想不到,这个半年前仿佛从天而降的公爹,竟然真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刽子手。俺公爹头戴着红缨子瓜皮小帽、穿着长袍马褂、手捻着佛珠在院子里晃来晃去时,八成似一个告老还乡的员外郎,九成似一个子孙满堂的老太爷。但他不是老太爷,更不是员外郎,他是京城刑部大堂里的首席刽子手,是大清朝的第一快刀、砍人头的高手,是精通历代酷刑、并且有所发明、有所创造的专家。他在刑部当差四十年,砍下的人头,用他自己的话说,比高密县一年出产的西瓜还要多。

  那天夜里,俺心里有事,睡不着,在炕上翻来覆去烙大饼。俺的亲爹孙丙,被县太爷钱丁这个拔屌无情的狗杂种抓进了大牢。千不好万不好也是爹啊,俺心烦意乱,睡不着。越睡不着心越烦,越烦越睡不着。俺听到那些菜狗在栏里哼哼,那些肥猪在圈里汪汪。猪叫成了狗声,狗吠出了猪调;死到临头了,它们还在学戏。狗哼哼还是狗,猪汪汪还是猪,爹不亲还是爹。哼哼哼。汪汪汪。吵死了,烦死了。它们知道自己的死期近了。俺爹的死期也近了。这些东西比人还要灵性,它们嗅到了从俺家院子里散发出来的血腥气。它们看到了成群结队的猪狗的魂儿在月光下游荡。它们知道,明天早晨,太阳刚冒红的那个时辰,就是它们见阎王的时候。它们不停地叫唤,发出的是灭亡前的哀鸣。爹,你呢,你在那死囚牢里是个什么样子?你哼哼吗?你汪汪吗?你还是在唱猫腔呢?俺听那些小牢子们说过,死囚牢里的跳蚤伸手就能抓一把;死囚牢里的臭虫,一个个胖成了豌豆粒。爹啊爹,本来你已经过上了四平八稳的好日子,想不到半空里掉下块大石头,一下子把你砸到了死牢里,俺的爹……

 
版权所有 长江文艺出版社 鄂ICP备05004480号
地址:武昌雄楚大街268号 邮编 430070   
电话: +86 27 87679307; 传真: +86 27 87679300
投稿邮箱E-mail: cjwytgc@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