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购物车 订单查询  
     长江简介  新闻中心  网上书城   经典陈列   媒体报导   招聘信息   AR图书
今天是 - 先睹为快 | 《艺术》教材 | 对外联络 | -
新 闻 中 心  
动态信息搜索:  
“我是感念这友好、这知音、这心意的”——二月河与长江文艺出版社的情谊

 

本文来源于《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201919T36

记者/雷萌

 

  20181215日晨,“历史小说巨擘”二月河先生永远离我们而去了,这是令一代人甚至数代人无限唏嘘的文化事件。他从40岁开始浸淫于清代历史如迷雾般的想象,构建了一个个风云诡谲的权力寓言,为历史小说这一领域提供了一个属于他个人,也属于文学史的典范性文体。大清王朝的三张巨大面孔——康熙、雍正、乾隆,似乎尽显着中国晚近历史的权力面相,世相、人心、兴衰尽显其中。他穿越历史尘埃,向着无穷远的未来走去,把是非、荣辱、名利都抛在了身后。

  也许一切都会过去、成为历史,但二月河与长江文艺出版社之间高山流水般的知音情谊,则更像托尔金的那句话——“故事成了传奇,传奇终将会变为神话”。至少,它将是镌刻于长江文艺出版社历史记忆深处的“神话”。

  审稿单上只写了一句话

  回忆起二人的初次见面,虽然平淡如水,却令周百义记忆犹新。他告诉笔者,认识二月河是在19878月,那是他当编辑后第一次外出组稿,先是从汉口乘夜行火车到了郑州,在涂白玉老师带领下拜访了几位作家,一一向他们约稿。而后到南阳,住在一个简陋的“春来旅社”里。当晚,他坐在市文联吕樵老师的自行车后座,来到位于一个偏僻的巷子尽头的二月河家。

  “他给我的印象,是一个憨厚的北方汉子,方脸,短发,眼睛不太大但很有神。他话不多,你问一句他答一句。”回武汉后,周百义常给二月河寄出版社办的文学刊物《当代作家》,与他保持着联系。次年529日,周百义第二次去南阳时,与二月河签下了约稿合同。

  “当时,我在出版社还是助理编辑,虽说有发稿权,但对二月河的书稿能否在社里通过,心里还没有底。”对此,周百义解释说,“没底是因为我没有二审权和终审权。但关于他作品的质量,我心里是有底的。我第一次到南阳,二月河送了我一本他在黄河文艺出版社出版的《康熙大帝》第一卷《夺宫初政》,我在旅馆里一口气读完,我相信他能够写好《雍正皇帝》这部历史小说。”

  收到二月河寄来的稿件,已经是1990 年了。周百义说,虽然有了书稿,但那时对二月河的作品能否列入年度选题,在编辑室还有一些争论。讨论时,编辑室一位主任提出,既然雍正皇帝有人写过了,我们还重复出版有什么意义呢?而如果编辑室一关都通不过,就连报到社里讨论的希望都没有了。周百义见形势不妙,径直去找总编辑田中全。当时,田中全不动声色地说:“看了稿子再说。”

  看二月河的书稿,虽然酣畅淋漓,但对于责任编辑也是个不小的挑战。对《雍正皇帝》的第一卷《九王夺嫡》,周百义做了个把月的编辑工作。“小说写得十分紧凑,情节上没有什么改动,只是个别地方叙述太详细的,我删掉了一些。但最让人头疼的,是他的字太难认了,有时要结合上下文的意思,猜测是个什么字。当然,也有一处二月河可能写漏了的情节,前后接不上气,我致电给他,他又重新补写给我寄来了。”

  虽然前期几度波折,书稿三审却出奇顺利。“稿子整理完了,二审看后意见很简单,三审总编辑田中全看过后,更简单,他在审稿单上只写了一句话:难得的历史小说佳作!”周百义至今说起书稿闯关的过程仍难掩激动。

 

  加印10万套仍捉襟见肘

  1999年年初,随着电视连续剧《雍正王朝》在中央电视台播出,一股争购历史小说《雍正皇帝》的热浪席卷全国图书市场,用时下流行的话说,这部小说堪称现象级作品。但是,大多数人不曾知道,这本书从走出“深闺”到成为“爆款”,也不是一蹴而就的。

  周百义告诉笔者,小说出版后,虽然销售顺利,但社会反响一般。为了提高这部小说的社会认知度,写评论成了势所必然。周百义针对二月河小说的艺术特色,写了一篇7000多字的评论,题目是《不同凡响的艺术魅力——读二月河长篇历史小说〈雍正皇帝·九王夺嫡〉》,从4个方面来概括二月河小说的魅力:栩栩如生的人物形象,摇曳多姿的情节设置,浓郁的文化氛围,历史真实与艺术真实的有机统一。

  除了为之撰写评论和书评,长江文艺出版社还在北京什刹海边的文采阁组织召开了《雍正皇帝》一书研讨会。由于出版社注重宣传营销,二月河的影响也日趋扩大,1997年,《雍正皇帝》销售了35798套,定价也略有提高。但这本书真正畅销,则是到1999年。

  1998年年底,周百义从二月河处得知根据《雍正皇帝》改编的电视剧要在中央电视台播出了,便安排社里加印4万套《雍正皇帝》,让发行科主动向全国各地书店发货。他回忆说:“谁知道发了一万多套就发不下去了,书店不要,社里的同志于是都在后面嘀咕,认为我不切实际,有人当面向我提意见。”尽管发行数字不容乐观,但周百义仍对这部作品的市场充满信心。1999年年初北京图书订货会上,他让社里发行的同志做了横幅,挂在会场,但书店的人添货还是不积极。开幕当天,恰好《雍正王朝》开播,到订货会结束的前一天,已经播了5集,书店纷纷来添货了。周百义马上打电话通知社里赶快加印这套书。

  而后,短短两个月时间,该书销售总数已超过长江文艺出版社过去8年之和。时任长江文艺出版社编辑室主任秦文仲在“社讯”上发表了《从〈雍正皇帝〉的畅销看电视传媒的作用》一文,他写道:“有了万人空巷争看电视剧《雍正王朝》的热闹场面,才有了万人挑灯夜读《雍正皇帝》的又一道风景。”

  当年这本书火到什么程度呢?时任长江文艺出版社发行科科长吴双讲起当时的场面满腹激情地说:“及至电视剧开播后的元月,求购波涛汹涌而来,大大超出我们最乐观的预计,连续加印10万套依然使我们发行部门捉襟见肘,不得不每每调整供货计划,勉强分出‘轻重缓急’。到春节前的最高峰,我社发行人员几番亲自押货(送给客户),最晚返回的两个同志在腊月二十九晚10点才到家。”

  体味编辑与作家相知相交

  二月河的处女作《康熙大帝·夺宫初政》出版后的15 年间,他先后创作了13本以康、雍、乾为背景的历史小说,这些书先后在近10家出版社出版,还有不少名目的改编本。书店订货,往往要跑几家出版社;读者买书,往往真假莫辨;图书馆收藏,也是五花八门。

  “于是,我‘得寸进尺’,希望将二月河的作品都拿到长江文艺出版社来出版。”有了这个心思,每次见面或者通电话,周百义就总朝这上面去绕。二月河总是回答,时机不成熟。

  直到《乾隆皇帝》后两卷出版了,他再次提及出文集的事,并且夸下海口,别人出什么价,我们绝不会比别人低。二月河一脸严肃:“我已经答应人家了,不能言而无信。”

  眼看缘分擦肩而过,不想却峰回路转。2000 年夏天,全国“文图联”到神农架去开发行研讨会,路上,周百义与二月河通电话,问及文集出版之事。二月河说:“你电话来得正是时候,我们可以谈。”周百义回忆说:“车在江汉平原的高速公路上飞驰,二月河那浓浓的北方口音从千里之外的卧龙岗畔时断时续地飘进我的手机。我这才知道了那家出版社因为一些问题和他没谈拢。最后,他告诉我:‘你和我的经纪人谈吧。’电话通完已到宜昌,关手机时,我才发现已经有些烫手了。”这年秋天,周百义前往南阳,签署《二月河文集》的出版合同,约定5年内必须印刷10万套。

  2005年,周百义从社长任上退下。“二月河专门给了我一个授权书,授权我就他的文集出版事宜代为管理。每当涉及到改编、版权纠纷等事宜,他总是在电话中向我咨询。”周百义把这份信任看得很重。“我见证了二月河从一个市委宣传部的干事到国内外知名作家的全过程,也体味到了一个编辑与作家相交相知的30年。”此间,他们之间的友谊已经升华为一家出版社和一个作家之间的情谊。

  维护好这份产品更是维护好这份情谊

  长江文艺出版社的历任社长一直延续着这份情谊。从周百义始,刘学明、尹志勇,始终没有停止过对二月河历史小说三部曲版本的更新和升级。几代长江人的努力,不仅让国内甚至是海外的读者,都能领略到二月河著作版本的日益精进和各种风味。多年来嘘寒问暖的拜访,细枝末节的设计,更新换代的产品布局……这一切,既是维护好这份产品,更是维护好这份情谊。

  2015年,长江文艺出版社社长尹志勇将眼光投向了世界。“不仅是在长江文艺、在国内维护好这个产品、这段佳话,更要让它走向世界,让更多人了解二月河,了解二月河的历史小说,了解二月河和长江文艺出版社之间惺惺相惜、超越于个人利益的合作模式。”尹志勇说。

  2015年,追随着国家“一带一路”倡议,长江文艺出版社积极开展《二月河文集》走出去项目,该项目于当年入选“丝路书香工程”。自此,该文集版权先后输出到越南、泰国、马来西亚等国,引起国外出版界和媒体的高度关注。

  由此,二月河与长江文艺出版社的这段情谊,有了更完美的注解。其间的火花、故事、传奇等等,可以用“请进来、维护好、走出去”9个字蕴含。

  至今,《二月河文集》在长江文艺出版社已经出版了15年,双方合作愉快,没有产生任何不悦。每当二月河与长江文艺出版社的一轮合同即将到期之际,总有一些出版社或经纪人找到他,希望出版他的文集,并且表示将支付更高的稿酬,二月河总以已与长江社签约为由,婉拒各方的盛情。

  正如二月河先生所说:“我是感念这友好、这知音、这心意的”,这也是长江文艺出版社想对二月河先生说的话。作家与出版社,应该是相互成全、互为知音的。

  斯人已去,文心不死。就把这句话送给二月河先生,愿他在另一个世界里,因为这句话,不寒冷,不寂寞。愿那双洞穿历史的巨眼,同样能穿透尘世一切,带着适意和欣慰,安然而去。

          
 日期:2019-01-14 12:55:31       
版权所有 长江文艺出版社 鄂ICP备05004480号
地址:武昌雄楚大街268号 邮编 430070   
电话: +86 27 87679307; 传真: +86 27 87679300
投稿邮箱E-mail: cjwytgc@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