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购物车 订单查询  
     长江简介  新闻中心  网上书城   经典陈列   媒体报导   招聘信息   AR图书
今天是 - 先睹为快 | 《艺术》教材 | 对外联络 | -
新 闻 中 心  
动态信息搜索:  
《於可训文集》新书分享会在武汉隆重举行

  2018825上午,著名学者、武汉大学资深教授於可训先生的《於可训文集》新书分享会在武汉卓尔书店隆重举行。会议由长江文艺出版社、长江读书会、中国新文学学会等共同举办。出席研讨会的嘉宾有茅盾文学奖获奖作家刘醒龙,著名作家李修文,湖北省作协党委书记朱训集,著名评论家张玉能、高晓晖、江清和、李建华、张钧、叶立文、李遇春、蔡家园等,於可训教授的好友、学生等多人从各地赶来参加会议。

  於可训教授是一位在我国新时期文坛和学界里卓有建树并拥有重大影响的文学批评家、文学史家和文艺理论家,一直是新时期文艺批评的排头兵和弄潮者,他从未淡出新时期文学批评的主力阵容,始终热情投入到永远都是进行时的中国当代文学的评论与研究当中,文集收入作者几十年学术研究的代表性成果,有对文学创作、文学史现象的深度研究,如对新世纪以来长篇小说的研究、对当代文学的历史考察、对新诗演变发展的研究,也有对具体作家作品的深入探讨,比如王蒙、贾平凹、方方等当代代表作家的研究。作者的文学研究始终贯穿着自觉的理论追求,从80年代坚持传统社会历史批评,到后来吸收道德批评、心理批评、形式主义批评等方法,致力于“开放的社会历史批评”建设,在90年代以后则针对“过度阐释”的批评现状,强调实证基础上的“历史”批评,文集呈现出作者在不同时段的学术研究成果,展示了作者在从事学术研究方面稳健、敏锐、开阔而深邃的个性色彩。

  於可训在分享中表示,他原本从没想过出文集:“那应该是鲁郭茅、巴老曹这些人出的,怎么轮得到我!”后来他又想不如借此机会将大半生的努力做一个总结,于是有了这次文集的出版。於可训笑称:“今天我比当新郎官那天还高兴!”

  但期间的过程却很不容易,因为早期的文稿都没有电子文档,必须逐一找出手稿重新输入。因此,出版过程动员了很多力量,包括於可训的弟子、弟子的弟子等人,经过输入、编辑、校对等重重关卡,历时五年才最终完成。因此,对于本次文集出版相关的人,於可训表达了诚挚的感谢。对卓尔和长江文艺出版社,於可训更是不吝感激之情:“这套学术文集注定不是赚钱的书,却仍有这么一些人乐意来资助,这本身就是一个奇迹。”

  整个新书分享会历时两个多小时,评论界的重量级嘉宾们从不同角度对《於可训文集》做了深入的探讨,与会专家们一致认为:於可训先生是一位在我国新时期文坛和学界里有广泛影响的学者,在他近四十年来的文学研究和创作生涯中,有不少学术经典著作和文学评论范本广为传颂,《於可训文集》十卷本集中推出,是中国当代学界和文艺界的盛举,这对于推动学界在多个领域的研究有重要意义。

 

分享会现场精彩发言集锦

  卓尔控股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卓尔书店创办人阎志:

  我从高中时就熟读於教授的书,如於教授的重要著作《小说的新变》更是读了很多遍。因为有了这份渊源,自己很早就有志于出版於教授的文集,前后费时五年,终于在长江文艺出版社的积极支持下推出,卓尔今后还将继续整理湖北当代文学大家的一些文集。

 

  长江文艺出版社社长尹志勇:

  於老师应该是在新时期的文坛和学界里一位有重大影响的文学批评家和文学史家和文艺理论家。於老师文集是於老师几十年的研究成果,特别是其中的《小说的新变》、《批评的视界》等,书在学界产生了广泛的影响,它代表了中国近40年代来文学批评实践和批评建设的成就。比如说像《新诗体艺术论》和《当代诗学》是新诗文体研究和当代诗学研究的开创之作和重要成果,於老师在文学史领域也颇有建树,他的多项研究开创了中国当代文学史研究和新篇章,文章所收的《中国当代文学概论》,是中国第一部个人独立撰写的当代文学史,是现当代文学史研究的重要开拓和创新,所以说於老师文集的出版是一代学人,数十年的研究成果,是当下学术界的一大盛事。

 

  湖北省作协主席李修文:

  从普通青年作家到现在,在我创作的每一个时期都得到过於老师的指认和赞赏,尤其在我的首部长篇作品讨论会上,於老师的鼓励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都鼓舞着我,也让我坚定了“既捍卫个人美学,又在时代背景下找到自己”的志愿。於老师给予了一个作家宝贵的审美信任。

  不只是我,湖北的广大文学工作者大多都受过於老师的点拨。因此,我们要向於老师致敬!向於老师几十年如一日的专业精神致敬!向饱含着理解和同情的批评之心致敬!也向於老师几十年来所呼唤和等待的结果、也就是此时此刻生生不息的湖北文学致敬!

  著名学者、武汉大学资深教授於可训:

  我这么多年坚持搞文学评论,很大程度上的动力来自于作家对我的反应。如果说作家对我一点心灵感应都没有,我也搞不下去。在大学里面搞当代文学研究的人也不少,但是真正能够持之以恒地坚持文学批评的并不是很多,搞着搞着都搞不下去了。不是才气,有很多人才气比我高得多,我是一个没有才气的人。但是有一个东西我要向我自己致敬,持之以恒的精神。而这种精神也是来自于作家的反映,如果没有这个,我就不可能有这样一种坚持精神。尽管水平不高,但是我努力在做,这一点是自己向自己学习的一些东西。

 

  华中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李遇春:

  我从同行的角度来讲,在很多人的心目中,於老师是一个大评论家,还是一位大学者。学者和评论家,这两者它是不可分割的,在我所见到的於老师这一代人里面,40年代、50年代出生的评论家里面,能够几十年如一日,像这种专业的精神一直坚持下来,能够写上五六百万字的,因为这个文集仅仅是於老师的全部的著作中间的大部分,於老师还可以有很多的目前还没有收录进来的以及他正在创作中的还有很多的东西,所以於老师体量是很大。於老师不光是有量、而且有质,同时他也是一个大体量的评论家大学者。在我的心目中,於老师就是一个大评论家、大学者,说大学者有时候会把人家吓坏了,人家不敢来参加活动,所以我们只能说是一个大评论家,因为说文学评论家更能够接地气,谢谢大家!

 

  湖北省文艺评论家协会秘书长蔡家园:

  我在想一件事情,我最早读於老师的文章是什么时候?我后来就想了起来,应该是1993年,我上大一的时候。因为我把文集一翻,就勾起了我的回忆,当时我在图书馆里、期刊室里、阅览室里看於可训老师文章的时候,於老师的那种分析深入浅出,特别给我启发,读於老师的文章之后就有一种感受,像一缕清风,就说於老师我再跟他们不太一样,他不玩那些理论的生成,也不玩那些花哨的名词,他的文章看似平实但是很深刻,平易中又能见一种才气和才华。

 

  湖北省作协党组书记朱训集:

  今年是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於可训文集》正是新时期中国文学批评的历史见证。特别感谢於老师40多年来为湖北文学所付出的辛劳和汗水!

 

  中山大学教授张钧:

  我非常高兴,昨天晚上从广州过来,对文集期待了好多年,终于出来了,内心特别的激动。我们这一辈子可能都没有办法做出这么好的学问,但是有一座高山放在前面,我知道方向在哪里,很重要!也许我们在经过20年走到一个山脚下也是很高兴的,随着高山的存在,对我们所有学生的是一个巨大的鼓励作用。

 

  湖北省作协副主席高晓晖:

  对于於老师的文集,我的感受是:十卷雄文,文论标高,体大思精,精品之作,独具一格。

 

  武汉大学文学院院长涂险峰:

  於老师以自己的切身体会和深厚学养,参与到新时期中国文学批评之中,不仅是见证者,更是参与者和引领者。他同时也是一个文学教育家,是武汉大学人文社科的资深教授——这除了要在专业领域做出成就之外,还需要得到不同专业领域的大家发自内心的认同,这都是於老师的人格魅力!

 

  湖北省作协副主席叶立文:

  於老师的学术思想,特别是他近几年来的文学创作很值得引起我们关注。关于他的小说创作,我之前有一篇评论发表在了《当代作家评论》上,《当代作家评论》关注的一般都是国内一流作家,这也从侧面证明了於老师小说创作的实力。

 

  湖北省作协副主席江清和:

  今天我是很虔诚的来学习,因为我过去是学文学的,但是我做了几十年的基层文化工作,一直搞下里巴人,现在刚刚到作协来,回到了文学,我只是从学校出来以后,回到起点来了。我早就知道於老师的大名,所以今天我们是非常虔诚地来学习,我听了今天上午半天,我真的很非常有收获。於老师不光是一个大学问家,大批评家,大教育家,特别是刚才大家说了很多,首先说说做批评,讲人话,然后保持童心。生活中有很多的花絮,很有趣。

 

  长江日报主任记者谷萍:

  於老师的学问和生活其实是不分的,每次跟我们聊天,看似“大白话”的语言背后,贯穿了很多为人为学的道理,这种影响是我们作为学生、弟子一生受用不尽的。

 

  湖北省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李建华:

  刚才各位嘉宾对尊敬的於老师进行了许多的精准的定义,比如说著名的文艺批评家,理论家,教育家,美食家等等,但是在我的心目中,於老师还有另外一个非常值得大家注意的身份。就是於老师是一位湖北省为理论家协会的主席,是湖北文艺理论批评界的统帅舵手。我们傅立民教授说:“於老师在你们家协会的任上做了两件功在千秋的事情。”一是创办了湖北省第一家,尤其是在於老师的强烈的呼吁和建议下,我们又创办了长江文艺评论这样一个湖北的文艺批评刊物,刊物现在被誉为中国文艺评论界的三剑客,这都是於老师莫大的功劳。

 

  华中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张玉能:

  我年龄比於老师大,但我要向他致敬!我和学生的关系就不像他和学生关系那么融洽,他们还可以在一起聊天到天亮。我的学生有的见到我就“打颤”,所以我要向他致敬、向他学习!

 

  哈尔滨人文学院李雪:

  我想代表所有的弟子对於老师说,谢谢您改变了我们的命运,给我们打下了坚实的基础!我们爱您,我们因您而爱武大,也因您而爱武汉!

 

  於可训女儿於丹:

  作为女儿,我一直是平视父亲的角度,但今天我真的是仰视父亲的!感谢父亲的弟子,他们亦师亦友,一直陪伴着我的父母!感谢母亲的包容和支持,让父亲能够安心于学术!

 

  湖北省文联主席刘醒龙:

  我写作也很突然的,我曾经一直以为写作好像自己还有点天赋,有点才华,好像自己老天爷是让我干这行的,但是我有心存疑虑,我对自己才华和对自己天赋,老天爷对我眷顾,我也深深表示感谢。我今天想明白。我的怀疑是对的。为什么?今天於老师告诉我,文学是个好东西,他比当新郎还快乐,还有这么好的事,所以我就选择了一个世界上最快乐的事。而各位的於门的弟子,包括我的同行,我们只不过是偶尔撞上了,今天才明白道理,所以我想我们没有理由不在於老师的这一番对真理的点化之下,继续坚持下去。

          
 日期:2018-08-27 16:48:46       
版权所有 长江文艺出版社 鄂ICP备05004480号
地址:武昌雄楚大街268号 邮编 430070   
电话: +86 27 87679307; 传真: +86 27 87679300
投稿邮箱E-mail: cjwytgc@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