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购物车 订单查询  
     长江简介  新闻中心  网上书城   经典陈列   媒体报导   招聘信息   AR图书
今天是
新 闻 中 心  
动态信息搜索:  
《百年童话》书评:爱比生命更长久

  这是一部时间跨度超越百年,宏大背景与悲悯众生交相呼应的史诗般家族传奇巨作,为何书名偏偏选用了童话二字?也许我们都忘了,童话除去王子与公主的幸福结局外,还有《卖火柴的小女孩》这样直面死亡的悲剧,悲剧的力量在于把美好的事物撕碎给人看,但终归幸福美满才是童话的主旋律,无论有多少曲折斗争童话的内核始终是真善美,这也是本书名为童话的原因:虽不乏生离死别的悲剧,但爱和希望永存。

  百年在童话里只在睡美人的一睡一醒之间,本书中却是中国自晚清至千禧年这动荡磨难的百年。赵铁生享年一百一十岁高龄,而他的传奇故事自母亲红珠三岁被拐来北京就开始了。铁生有铁布衫,铁生的父亲也练铁布衫,铁布衫没能保全父母,却保护铁生与小春和她的后代百年周全。铁生孑身一人活在这个世上,终身牵挂小春与她的子女,却与其并无半点血缘关系。铁生的存在,仿佛是那颗定海神针,定的不仅是大势也是小家。北京城的主人轮番更换,皇帝倒了、各派军阀走马灯般换了一个又一个、日本人来了又败了、国民党来了又走了,只有铁生一直在小顺胡同练着铁布衫。小春随恒昌走了命陨西湖边,念春被美军误撞留恒昌永不心安,佑春为慈善事业捐躯汶川,最后的最后只有明春和她的子女陪着铁生。

  小春和她的子女性格特征并不鲜明,仿佛俄罗斯套娃般一个赛一个漂亮,一个一个的来了又走了,一个一个的都是纯真美好的代名词,她们的生命像接力赛一样迎来一个、送走一个,连爱人也是相似的明朗温柔、视她们如珍宝。铁生的童话象征类似于丑小鸭、杀死巨人的杰克、聪明的渔夫这些坚忍无畏的形象,而小春与她的子女则注定是公主,公主总能遇见让其幸福的白马王子,如同小春和恒昌、念春和永寿、佑春和翰文、明春和铭恩,童话到此为止,但历史的滚滚洪流却一刻不停带走了一代又一代人。童话里勇士和公主没有交集,书中的铁生和小春们也只是保护与被保护的平行线。

  百年历史在本书中如巨幅工笔画徐徐铺展开来,铁生和小春们的形象与其说是画中人物不如说是画中事物,像远山、像楼阁,他们身在画中,也远在画外。而庞杂的配角群却是画中个性鲜明、栩栩如生的工笔人物,九爷的柔媚和血性、长命的保皇和挣扎、久贵的坚韧和头脑,乃至大岛胜的残暴好胜、盛队长的仁义勇猛、宫本和子的痴恋柔情、寒梅的坚守不渝都刻画的入木三分。各色人物像小春爱看的拉洋片一样随着时代更迭轮番登场,这时代背景一开始只是零星点缀,到后来政治和战争裹挟着所有人加入其中,到最后铁生与朋友及其后代俨然成为时代弄潮儿。贯穿始终的可以说是铁生,也可说是与铁生一体的铁布衫,但最终是铁布衫中的正气与爱。正气最后凝聚成久贵家族的正气丸,爱最后凝结于念春的一双儿女身上。

  1988年日本动漫电影《萤火虫之墓》上映后在国内和国际上引起巨大反响。红珠死后铁生和小春沦落慧恩寺的情景与电影毫无二致,侵略国的艺术家们借由电影中节子和少年的死反思战争的残酷,而被侵略奴役的国家却需要铁生和小春这样坚韧不息的生命活下去。《萤火虫之墓》公映后,有影评人这样评价——爱和死亡一样长,《百年童话》展示给我们的却分明是另一幅景象:爱比生命更长久。

          
 日期:2016-03-03 09:16:06       
版权所有 长江文艺出版社 鄂ICP备11015637号-1
地址:武昌雄楚大街268号 邮编 430070   
电话: +86 27 87679307; 传真: +86 27 87679300
投稿邮箱E-mail: cjwytgc@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