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购物车 订单查询  
     长江简介  新闻中心  网上书城   经典陈列   媒体报导   招聘信息   AR图书
今天是
新 闻 中 心  
动态信息搜索:  
南都周刊:简·奥斯汀大战僵尸
        因为这是一盘僵尸混搭经典的大餐,作者不仅大量保留了《傲慢与偏见》原著的背景和故事结构,甚至还保留了70%左右的原文。
 
  “从房子的一角,达西先生看着伊丽莎白和她的姐妹们一路朝外移动,一路不断削下僵尸的脑袋。他知道整个大不列颠恐怕只有另外一个女人能把匕首使得如此行云流水,招招致命。”看看,有没有中国武侠的味道?

《傲慢与偏见——僵尸年代》  长江文艺出版社   2010年5月出版

《傲慢与偏见与僵尸》  Quirk Books出版社  2009年4月版

      “凡是有钱的单身汉,总想娶位太太,这已经成了一条举世公认的真理。”1813年,奥斯汀小姐发表《傲慢与偏见》的时候,绝对不会想到,两百年后,她那早已被公认为隽永的小说开头会被改写成这样:“凡是占有人脑的僵尸,总想占有更多的人脑,这已经成了一条举世公认的真理。”
 
  这个时代无处不在的恶搞范例(特别是来自互联网),也许已经给予我们一种潜意识:伟大的经典都在等着人们来颠覆,关键不在于能不能,而是怎样做。于是,除了那些“奥斯汀原教旨主义者”(Austen purist)之外,我们都会对“傲慢与偏见与僵尸”这个名字感到好奇。奥斯汀小姐的经典究竟是怎样和僵尸联系在一起的呢?
 
  话要说回到19世纪初,奥斯汀小姐虽然精确地描绘了英国中产阶级家庭生活的可笑之处,但是她忘了提及更大的时代背景:当时,大英帝国正在被僵尸军团入侵,无论是大城市伦敦,还是小城镇,比如《傲慢与偏见》故事的发生地点、伦敦以外50英里的赫特福德郡,人人都为僵尸所苦。有人暗示说,奥斯汀小姐所处的时代,是一个人们随时死去也不奇怪的时代,他说的其实是僵尸。虽然小说主人公班纳特太太嫁女儿的顽强心愿绝不会受时代和僵尸约束,但是班纳特先生早已经审时度势,他唯一的愿望就是让女儿们活下去。为此,他不惜送五个年幼的女儿去中国少林寺学习功夫,而他的二女儿伊丽莎白,更是因为“具备杀手的直觉”而格外受到他的青睐。
 
  当然,舞会还是要开,有钱的单身汉还是要崇拜,于是身怀绝技的达西先生,仍然以一种敌我莫辨的姿态上场了……我们完全可以想象,他和伊丽莎白斗嘴,互殴,较量必杀技,最后终于在对杀戮僵尸的共同爱好中握手言和。小说中最精彩的一章,对了,和原书一样,就是中国少林弟子伊丽莎白大战日本忍术大师凯瑟琳太太(达西的势利姨母)。刀刀见血,真是看得人热血沸腾!
 
  在奥斯汀小姐的讽刺世界里铺满人类血肉和僵尸呕吐物的人,是一个叫塞斯·格拉汉姆-史密斯的美国人。他没有像之前所有那些沿袭奥斯汀小姐套路的无数续集前传作者或仿写者一样,而是独辟蹊径,直接引进了看起来与经典文学毫不搭界的“僵尸”元素。他看中的或许是它们一脉相承的讽刺性:中产阶级家庭主妇狭隘而固执的人伦愿望与缺乏人性只知对人脑顽强渴求的僵尸究竟有何区别?当然,我这么一比喻,你可能又想起了自己中学时代读奥斯汀却怎么也读不完的挫败经历——部分原因就是你事先看了太多堂而皇之郑重其事的经典解读——本来已经大着胆子或耐着性子拿起这本书,又给放下去了——我希望你别。
 
  因为这是一盘僵尸混搭经典的大餐,作者不仅大量保留了《傲慢与偏见》原著的背景和故事结构,甚至还保留了70%左右的原文,最忠实地传达出奥斯汀笔下特有的幽默味道,与格拉汉姆不断安排诸如让僵尸大啃花椰菜、班纳特家五姐妹排出“夺命五芒星阵”这样的细节,配合得天衣无缝。
 
  这本无厘头的怪书,可想而知会怎样伤害奥斯汀书迷们的感情。但姑且请先放下我们的傲慢与偏见与固执,看一看它在亚马逊图书榜上的畅销成绩:长期占据欧美各国畅销排行榜前十位,一版再版并且在《傲慢与偏见》的家乡英国受到热烈欢迎,苹果公司已经推出了App游戏版,也有电影公司买下该书版权并预计今年下半年开拍,由娜塔莉·波特曼主演,电影明年可望问世。错过了首创之机的作者和书商们已经摩拳擦掌,要陆续推出《理智与情感与海怪》、《永别了,胳膊和大腿》、《狼入呼啸山庄》和《卡拉僵尸兄弟》等书,在第二轮经典混搭中大赚一笔。
 
  格拉汉姆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他成功地征服了那些具备幽默感和现代精神的读者。一个相当聪明的美国人,没有臣服在经典的光芒中,而是善用他曾经做过编剧的优势,大刀阔斧地剪掉了原著中那些冗长的对白,而剪接处则用这个时代所习于接受的,对血液、速度、杀戮等等视觉刺激的爱好去粘合(说实话,还有很多黄段子)。美国人最喜欢造新词,他们的俚语词典永远在更新,而我们还是那句老话:经得起改编的经典才是真正的经典,也只有不断地接受时代的整合,经典才得以流传于世。从这个角度来说,奥斯汀小姐应该不至于像她的崇拜者一样,希望拿着武士刀(小说人物最爱用的武器)去砍掉格拉汉姆的头。
 
  要说它有什么瑕疵,那大概是格拉汉姆也像时下很多西方作者或编剧一样,大爱中国元素。但是他也没能掌握更多的中国文化知识,比如,他在书里分不清楚中国功夫和日本忍术的区别。不过,瑕不掩瑜。我自己很喜欢的一句话是:“从房子的一角,达西先生看着伊丽莎白和她的姐妹们一路朝外移动,一路不断削下僵尸的脑袋。他知道整个大不列颠恐怕只有另外一个女人能把匕首使得如此行云流水,招招致命。”看看,有没有中国武侠的味道?

 

  来源:南都周刊         
 日期:2010-05-21 12:28:10       
版权所有 长江文艺出版社 鄂ICP备11015637号-1
地址:武昌雄楚大街268号 邮编 430070   
电话: +86 27 87679307; 传真: +86 27 87679300
投稿邮箱E-mail: cjwytgc@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