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购物车 订单查询  
     长江简介  新闻中心  网上书城   经典陈列   媒体报导   招聘信息   AR图书
今天是
新 闻 中 心  
动态信息搜索:  
新华网:长江文艺出版社社长刘学明:常销书畅销书两手抓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历经沧桑与风雨的洗礼,长江文艺出版社走过了50多年。是勤劳与智慧,是拼搏与创新,浇注就了长江文艺出版社这棵大树上的一朵朵文化品牌奇葩!近日,长江文艺出版社可谓双喜临门,不仅荣膺全国百佳出版单位称号;其出版的长篇小说《大江东去》还被中宣部评为第十一届精神文明建设“五个一工程”奖。

    记者:长江文艺出版社是一家老牌出版社,有哪些文化品牌积淀呢?

    刘学明:长江社有50多年的历史,在这么长的时间里积累了不少文化品牌。比如说我们有一套《跨世纪文丛》将全国有影响的作家作品汇集成书,在全国产生了非常大的影响。它成为评价一个作家成就的,带有指标性的丛书。现在我们又在推出这套丛书的精选本。我们还有不少优秀的长篇历史小说,比如二月河的《雍正皇帝》,熊召正的《张居正》,以及唐浩明的长篇历史小说。长江社通过这么多年的积累,已经逐步在中国的文学出版史上奠定了它的长篇历史小说出版重镇的地位。当时春风文艺 《布老虎丛书》,我们作为南方的出版社就推出了《九头鸟丛书》系列,精选在全国有影响的作家的长篇小说,其中《远去的驿站》获“五个一工程”奖。我们社还在青春小说这块,一直占据着全国图书出版的前列。

    记者:长江文艺出版社在改革开放至今遇到了哪些困难?你们是如何克服的?

    刘:困难来自两个方面,一是市场压力,二是出版社老的体制所带来的影响发展的一些问题。市场压力就不言而喻了,随着图书市场逐步的开放,包括外资、民营的进入,竞争越来越大。尤其是我们这种没有教材出版做为稳定支撑的出版社。但市场困难还是要靠市场办法来解决,要不断的创新机制体制,寻找适应市场需求的选题,出版好符合读者要求的图书,形成自己的特色。只有把这些图书营销好、发行好,才可能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占有一席之地。长江社在市场压力下摸爬滚打,也取得了一些成绩,积累了一些经验。近几年一直在全国文艺类出版社中排名前两位,仅次于人民文学出版社。去年还一度超过人民文学出版社排名第一。

    长江社正处于转企改制当中,目前还没有摆脱事业体制的束缚,老事业体制的痕迹还很重,包括人员问题、干部问题、退休职工问题,这些问题在我们社还是有相当程度的存在,给出版社的发展带来了一定的影响。作为一家大的出版社来讲,在大环境你无能为力,无法改变的同时。只能通过内部的局部改革,来取得一定的突破。我们以收入分配作为切入口改革,按绩效拉大职工的工资分配,激发编辑和发行人员的工作积极性。既使经济效益得到提高,同时又培养了编辑队伍。这样虽不能从根本上改变事业单位的痼疾,但从局部上看还是有成效的。

    老社长周百义同志为了在老的事业体制下寻求突破,和知名的出版人金丽红、黎波共同在北京成立长江文艺出版中心。从结果、运作来看都取得了辉煌的成绩。

    记者:全国百佳出版单位有哪些标准?

    刘:全国百佳出版社是综合实力的评估,既考虑出版社的经济实力、出书规模,同时更考虑出版社的品牌、社会影响。出版总署把“百佳”授予长江文艺出版社,我觉得看中的是市场竞争能力和可持续发展能力。我们特色分明,有好的编辑发行队伍,在读者和社会的美誉度比较高,这是我们评为百佳的主要原因。

    记者:长江文艺出版社在全国文艺类出版社中已比肩人民文学出版社的销售业绩,请问是如何做到这一点的?

    刘:长江社跟人民文学出版社比有一定的差距,人民文学出版社是一家积淀深厚、功力深厚的出版社。作为一个地方出版社,我们一直把人民文学出版社作为努力的方向。在文艺出版社众多,竞争压力比较大的情况下,必须要寻找适合自己的道路,形成自己的特色。

    我们出版社现在的主要做法,主要是检讨了过去在图书出版中的经验和教训,逐步探索。比如在选题思路上我们坚持两手抓,一手抓经典和准经典的常销图书,它生命力持久,可实现比较稳定的销售,品种多,可以成为一个出版社生存发展的支柱,所以在这一块我们是下决心夯实基础,没有常销书不稳。比如世界名著、人物传记等,重印率很高,为社里的稳定起了很大的作用。第二点就是无畅销书不活,近几年我们也做了很多畅销图书,一个出版社长期没有畅销书的话,影响力就会减弱,读者对你好的评价也会减少。在抓常销图书的同时,下气力抓畅销书,通过畅销书来推动常销书的销售,提高市场美誉度。《王立群读史记》、《中国英才家庭造》、《圈子圈套》、《潜伏在办公室》等都是近年的畅销书。其中《潜伏在办公室》一周内在网上销售一万多册,创我社网上销售之最。

    记者:长江文艺出版社近年来屡次获得各类大奖,在注重经济效益的同时您是如何处理好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并重的?

    刘:我们很重视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并重。有些纯粹在市场上摸爬滚打的出版社一味只注重经济效益,容易出现低俗、政治导向不好的出版物。近几年来我们吸取教训,立下原则:坚决不出版低俗,有损青少年身心健康的图书。这些书再赚钱我们也不出版。我们社出版的图书是非常干净的。首先选题严格把关,对有可能出现问题的图书坚决的杜绝。我们社被评为“百佳”也与导向有关。作为三大奖之一的 “五个一工程”奖,我社连续几届获得,它更侧重舆论导向。此次的《大江东去》本身是个网络作品,肯定存在着一定的瑕疵和缺陷。当时为什么会考虑出这个书呢?是因为我国目前没有一本书有意识的用小说形式描写改革开放三十年的历程,他是从78年写到了98年,这20年之间是我国发生翻天覆地变化的阶段,需要有一部小说来全景式的展现。但是这个工作专业作家没做,而是一个网络写手业余作家做的,我们出版这本书看中的是作者的努力。我们希望有一本作品用文字的形式把这段历史记录下来,同时又不是干瘪的记录式的东西,而是里面有生活,有人物,有细节。像这种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并重的图书今后还会陆续推出。( 记者高霞、实习生戴文娟)

  来源:新华网         
 日期:2009-12-02 16:11:49       
版权所有 长江文艺出版社 鄂ICP备11015637号-1
地址:武昌雄楚大街268号 邮编 430070   
电话: +86 27 87679307; 传真: +86 27 87679300
投稿邮箱E-mail: cjwytgc@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