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购物车 订单查询  
     长江简介  新闻中心  网上书城   经典陈列   媒体报导   招聘信息   AR图书
今天是
新 闻 中 心  
动态信息搜索:  
中外出版人最关注什么?
中外出版人最关注什么?
商报独家专题调查表明:中方视人才为第一要务,外方尤重数字出版
摘自《中国图书商报》(2008-9-19)
 
■商报专题调查组 执笔/蓝有林
  诚如经典名言“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对于同样的一些问题,每个人的看法无疑千差万别,对于中外出版人来说,因其文化背景、思考方式以及从业环境等诸多因素的不同,对于业内众多问题的认识自然也有所不同。尽管如此,从差异中寻找共性,剖析根源,不仅能让我们看到当下中外出版人各自最关心的热点焦点,更能为进一步加强中外交流与合作提供参考依据。
  正是出于这样的初衷,中国图书商报借第15届北京国际图书博览会之机,现场对近百位中外出版从业人员进行了一项关于“中外出版人最关注什么?”的主题调查,了解他们对于薪酬问题、人才问题、纸价问题、版税问题、版权输出或引进后的销售数量、出版业的数字化、出版资源争夺、零售市场情况、网络渠道、阅读趋势、书业政策共11个问题的关心程度:非常重要、重要或不很重要。此次调查共发放问卷100份,回收有效问卷78份,其中中方37份,外方41份,涉及集团老总、版权经理、普通编辑等各个层面的中外出版从业人员。
人才问题、出版资源、数字化最为中方关注;数字化、版贸销量、阅读趋势备受外方推崇
  
在此次回收的问卷当中,“人才问题”、“出版资源争夺”、“出版业的数字化发展趋势”成为中国出版人认为“非常重要”问题的前三名,占中方回收问卷的比例分别为64.86%、56.76%、40.54%,可以说“人才问题”已成中方最为重要的命题。
  据记者了解,人才问题之所以成为国内书业人员的首要选项,一方面可从这些年国内书业从业人员的学历状况得到印证,目前绝大多数出版社在新进人员时都要求应聘人员具备硕士研究生及以上学历;另一方面,在现有出版业从业人员当中,一些观念新、业务强的高素质出版人才也备受各出版集团、出版社青睐,重金聘请或给予更为灵活的发展空间早已不是新鲜事。
  “出版资源争夺”、“出版业的数字化发展趋势”位列二、三名也是非常自然的事情。就拿“出版资源争夺”来说,在日常采访和交流当中,记者听得最多的一句话非“出版业竞争越来越激烈”莫属。尽管事实上出版业还远远无法与IT业、家电业、保健品业等行业竞争的惨烈度相提并论,但从宏观方面来说,随着出版业的转企改制,原来的事业单位企业化运作模式将面临越来越大的挑战就是事实,而新闻出版总署正在开展的首次经营性出版单位的评估,也为今后出版社退出机制埋下了伏笔;从微观角度来看,因为好的作者资源、渠道资源、营销资源等出版资源相对有限,特别是事关潜在畅销书或畅销书作者的新作,彼此间互相争抢而导致作者“转会”已是家常便饭,跟风、盗版也是伴随左右。
  值得一提的是,正因出版资源的争夺加剧以及网络的普及,数字化也被国内出版业提上议事日程,中国出版集团公司、上海世纪出版股份有限公司等纷纷成立相关子公司,不少出版社也设立数字出版相关部门,知识产权出版社、中国标准出版社等还在按需出版方面进行了有效探索。今年7月16日,全国第一家经新闻出版总署批准的国家数字出版基地又在上海浦东张江高科技园区内挂牌设立。当然,就在国内出版界尚在争论“数字出版”的商业模式,以及质疑其到底可以带来多少商业上的收入的时候,国外出版业不仅已经探索出了一些可行的数字出版模式,而且还在较短的时间内实现了较为丰厚的商业回报。
据公开数据显示,截至2006年底,欧美部分大型出版集团数字出版收益在其总收益中所占比例迅猛上升,其中汤姆森出版集团69%、里德·爱思唯尔集团70%、培生教育集团50%的收入均来自数字出版及网络相关业务。而在此次调查当中也映证了这一点——外方有58.54%的人最关心“出版业的数字化发展趋势”。
  紧随其后的,外方前三个选项中另两个分别是“版权输出或引进后的销售数量”、“读者的阅读趋势变化”,认为其“非常重要”的比例均为56.10%。据本报执行调查的记者反映,此次外方受访对象多以版权经理为主,“版权输出或引进后的销售数量”自然成为他们普遍关心的问题,毕竟这是他们的职责所在。而从务实的角度来说,掌握读者的阅读趋势方能提供更有针对性的图书产品。与此相对应,中方认为“版权输出或引进后的销售数量”、“读者的阅读趋势变化”非常重要的比例仅分别为13.51%、24.32%。
图1中外出版从业人员行业问题关注度对比
图2 中方出版从业人员行业问题关注度
图3  外方出版从业人员行业问题关注度
中外均重视政策、纸价及零售;
版税、薪酬及网络渠道相对靠后
 
有意思的是,按选择“非常重要”所占比例高低排序,中外双方接下来的选项则颇为相似,其中,中方出版人员的选项依次为“书业相关政策变化”、“零售图书市场的销售情况”、“纸价上涨”、“读者的阅读趋势变化”,所占比例分别为37.84%、29.73%、27.03%、24.32%,而外方的选项则依次为“纸价上涨”、“零售图书市场的销售情况”、“书业相关政策变化”、“人才问题”,所占比例分别为48.78%、46.34%、46.34%、43.90%。除“读者的阅读趋势变化”和“人才问题”外,其他三项均相同但位次稍有调整,也说明此类选项在中外出版业从业人员心中的份量旗鼓相当。

部分参与调查的中外出版人在填写问卷的同时,也主动谈到了选择这些选项的原因——在当前转企改制关口,书业相关政策的变化对书业发展有着相当重要的影响,改革开放30年来中国出版业之所以能取得如此成绩,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政策的支持;而外方关注“书业相关政策变化”也是为了更好地进军中国书业,这早在中国加入WTO时便可见端倪。
  中外出版业关注的一个共性问题还有这两年来纸价的飙涨。从去年下半年起,国家关停许多污染严重的小型造纸企业,加上造纸原材料价格上涨以及国内CPI上涨带来的能源、人工等价格上调,导致国内纸价上涨迅速,平均涨幅超过10%。以新闻纸为例,2008年一季度由4900元/吨上涨至5500元/吨,6月份由5500元/吨涨至5800元~6000元/吨。进入8月以来,几家主流厂商又再度每吨提价300元左右,白卡纸、铜版纸莫不如此。需要说明的是,基于中小学教材实行政府采购和限价出版发行,而一般图书因并非消费者刚性需求,图书定价无法实现与纸价同幅度增长,加之国外多年来将中国作为印刷基地的事实,使得纸张价格的上涨对中外出版业来说,都有着切肤之痛。
 
作者:长江文艺   来源:长江文艺         
 日期:2008-10-10 10:03:46       
版权所有 长江文艺出版社 鄂ICP备11015637号-1
地址:武昌雄楚大街268号 邮编 430070   
电话: +86 27 87679307; 传真: +86 27 87679300
投稿邮箱E-mail: cjwytgc@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