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购物车 订单查询  
     长江简介  新闻中心  网上书城   经典陈列   媒体报导   招聘信息   AR图书
今天是
新 闻 中 心  
动态信息搜索:  
不是孩子教不好

不是孩子教不好

荆楚网消息 (楚天都市报副刊) 采写 周洁 图片提供万玮

人物介绍

    万玮,1996年毕业于复旦大学数学系,新生代实战派教育专家。2006年上海教育年度十大人物,与魏书生、李镇西并称国内三大名班主任。2004年出版《班主任兵法》,被称为“教育励志圣经”。现任上海民办平和学校校长助理。

 

对话背景

    “世界上没有绝对的坏学生、坏孩子,只有不懂方法的不称职的老师和家长。”上月,“国内三大名班主任”之一万玮来武汉讲学,谈治班理论,分享教学心法。

    高考、中考在即。一种无形的压力便围拢在学生周围。减压、减压、减压,可有良方?上周,记者再次致电万玮,请他开“处方”。

考前说不紧张也不可能

 

    问:临近高考、中考,“压力”、“紧张”成了一个高频词,家长老师都在想着给孩子减压。你怎么看考前压力?

    万玮(以下称“万”):一位跳水世界冠军说,只剩最后一跳了,只要正常发挥就能拿冠军。说不紧张不可能,紧张也是正常现象。

    从心理学的角度,有压力不一定都是坏事。记得我读中学时,父母根本不管我,中考前学校放了半个月假,我玩了半个月。结果一直是年级第一名的我(比第二名常高20多分)只考了班级第三,还被第一名拉了近20分。现在想想,是过于放松,反而失了状态。一点不紧张肯定不行,但是太过紧张更不行。我一个朋友的孩子去年参加高考,压力大得不行。朋友后来告诉我,高考前的一个晚上,孩子睡不着觉。深夜12点多了,儿子竟跑到客厅里绕着沙发走来走去。没有办法,只好给儿子吃安眠药。部分学生甚至产生心理障碍,在考场上脑子一片空白,这是考前的状态调整工作没做好。

    问:如何减轻过度的压力呢?

    万:我有三个建议:第一、家长和老师首先要放轻松。很多时候,孩子本身的压力还在可控范围之内,但是家长却紧张得不得了。家长的紧张情绪往往会传递给孩子。临近高考,学生基本也已定型,家长反而应当放宽心,不要给孩子定指标,让孩子有一个宽松的环境。

    第二,高考前一个星期,调整好学生的作息时间。按高考的节奏每半天做一套模拟题,按时睡觉,按时起床。既放松了心情,也保持了适度的紧张。

第三,和孩子作一个沟通,了解他自己的定位,共同设想一下最糟糕的情况是什么?当最糟糕的情况被描述出来,我们会发现,它并不是那么可怕,也并非不可承受。一座独木桥,如果在平地上,人人都能轻易走过去,如果下面是万丈深渊,只怕连尝试的人都不多。许多人正是患“得”患“失”,对结果考虑得越多,越是容易“失”。

 

千万不要叫家长到学校

 

    问:中国“兵法”只有一部,那是用于战争的《孙子兵法》。你觉得用“兵法”来说老师和学生的关系,准确吗?

    万:不完全是这样。师生之间的关系本质上应该是和谐一致的。但是人与人相处,即使夫妻之间,也并非随心所欲,也要讲究策略。更何况现在的社会处于社会转型期,学生个性和多元价值观得到保护和提倡,应试教育的大环境仍旧存在。因此,教师在有限的空间内,又要追寻教育理想,又要适者生存,不用一些策略,也就是“兵法”,很难。

    问:孙子曰:兵者,国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某种意义上,孩子的教育事关国家、家庭的“存亡之道”。班主任作为中学教育某一个单元之帅,说说你的“兵法”?你的兵法有多少“策”,可为班主任修养手册?

    万:刘邓大军当年百战百胜,千里挺进大别山,有人问其统帅刘伯承,其兵法是什么?刘伯承说,一切不按老规矩、老路子打,怎么赢就怎么打,这就是兵法!

对我来说,在班级工作中怎么样有效就怎么做,这就是班主任兵法。至于兵法中可以作为班主任修养的“策”,我认为不外乎以身作则、公平公正和明察秋毫三点。身教与公平是基本要求,教师同时也要做一个明白人,所谓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

    问:学生进入中学,逐渐表现出叛逆。你会对学生发火吗?比如会叫学生家长到学校来吗?

    万:月有阴晴圆缺,你会因为没有满月而发怒吗?青春期的学生有叛逆心理,教师自己是过来人,应该有所体验,这是自然规律,不值得发火。

    兵法倡导教师思考学生行为背后的原因以及教师如何做才能更有效。如果面对一个场景,教师大光其火效果比温言软语好,为什么还要坚持温言软语呢?这不是教条主义吗?在教育过程中,和家长的沟通是必要的,但是千万不要动不动叫家长来学校,这其实是教师无能的表现。好的教师应该能够让家长用来吓唬不听话的学生:“再这样就告诉你们老师了!”

 

    千方百计让学生喜欢你

 

    问:不战而屈人之兵,为之上,你的“兵法”上策是什么?

    万:让学生喜欢你。中国人信奉“亲其师,信其道”,当学生喜欢教师、亲近教师时,教师的教育才能产生效果。

    问:你对学生非常好,而学生却不领情,故意跟你对着干,怎么办?

    万:一个男生追求一个女生,男生对女生非常好,女生却不领情,甚至故意跟男生对着干,这不是很正常吗?人家不喜欢你,你怎么做都没用。作为教师,要反思自己,为什么没有魅力,不能获得学生的认同。在我初当班主任时,也遇到过对学生越好越不讨好的情况,我非常痛苦,反思了两年,终于得出了最重要的一条兵法:要千方百计让学生喜欢你,失去了主动权,结果只能是出局。

    问:上海和全国中小学的管理可能有差异,你先后多次受到邀请到全国各地演讲,有“兵法”水土不服的情况吗?

    万:真正的“兵法”只可意会,不可言传。有人熟读兵书,可是带兵打仗照样一塌糊涂,这并非是兵法的错。兵法不会水土不服,人才会水土不服。

举一个南京青少年素质教育学校校长储晋的例子。储晋的独子因为不爱吃饭让家人伤透了脑筋。储晋对妻子说:“给我三天,让我改变他。”第一天,他撤空冰箱,只留下一小碗打算拿来喂狗的饭,并跟家人约定,谁都不去管孩子。小孩早上没吃东西,无人管他,他暗暗高兴;可是,到了中午,居然还是没有人像过往一样拿着好饭好菜追在他后面要他吃,他便觉得有点失落了。到了晚上,他四处找东西吃,打开冰箱找到了那碗留给狗吃的饭,狼吞虎咽地吃得一干二净。小孩第一次对于“饿”这个字有了具体的认识。班主任“兵法”中特别提到一种震撼式教育方式,就是这样的。

 

    为什么做不好班主任

 

    问:你的教育名言:爱心与责任心能够使老师变得“聪明”起来。在你看来,班主任做不好,是“爱心与责任心”不够,还是老师“不够聪明”?

    万:做得不够好只因想做好的愿望不够强烈。对教师而言,这种愿望就是爱心,就是责任心。

    问:其实一个老师要有爱心,有责任心,道理大家都懂。那老师爱心责任心不够的原因在哪里?为什么出现问题?

    万:有时候教师会感觉很无奈,这很正常,但是不能永远无奈下去。我也犯错误,但每一次犯错误我都会反思,下一次我不会犯同样的错误。人就是这么成长的。教师的爱心责任心需要有反思精神来维持,不会反思的教师不能说他有很好的责任心。

    问:作为班主任,有学生向你告其他任课老师的状吗?一边是学生,一边是同事,你站在哪一边?

    万:兵法里有一条,学生总会帮学生,因此,教师也应该帮教师。

有一次我班级的学生和一名科任教师发生冲突,学生联名写信给校长,要求炒掉这位教师。我知道后,及时跟学生开座谈会。我问他们,换一个老师可以,但是当新老师知道他的前任是被你们告状换掉的时候,他会怎么想?别的老师会用一种什么眼光怎么看我们班?对你们究竟是利大还是弊大?这件事情我了解过了,主要是科任老师的错,但是我们首先要反省自己,我们自己有没有错,我们是不是对别人太苛刻?有“理”还得有“礼”,有的时候,“礼”比“理”更加重要。学生听了很受教育,都开始反省自己,座谈会变成了自我检讨会,会后学生主动和科任老师和解。科任老师也向全班道了歉,并改变了自己的工作方法,后来相处得也很愉快。

 

    “兵法”不是绝对的方法

 

    问:有“兵法”使用不灵,“黔驴技穷”的时候吗?

    万:“兵法”只是给大家提供了一种思路。一个再糟糕的学生,面对他的时候,我总是首先思考教育的可能性,有可能把他转变吗?如果可能,该如何操作?“兵法”实际上就是寻找一切教育的可能性的过程。当然会有“黔驴技穷”的时候,但即使再难堪,我也坚信不是孩子不能教好,只是我还没有找到教好他的方法而已。

    从“兵法”的角度来说,不存在绝对好与绝对不好的方法,一切要靠实践来检验。关爱孩子似乎不会错,一不小心关爱出“小霸王”就成了社会问题,家长难道是故意的吗?“兵法”呼唤创新精神,对我而言,每个个案都是全新的,都要根据实际情况对症下药,而很少可以照搬过去的方法。

问:你现在是校长助理,还做班主任吗?何以保持你的“兵法”更新?

    万:班主任有好几年不做了,但是我一直在寻找机会更新“兵法”。今年出版的《班主任兵法2》便是这样的一个例证。以日记体方式,再现我所带的一个特殊的初三班级短短28天的28堂奇妙的课程,把自己的教育经验融入“背书记录、分组竞赛、绕口令、倒计时、善的培养等等”之上,和学生共同成长,充满乐趣。只要我自己不断学习,不断思考,“兵法”就一定会不断更新。

    问:同样是优秀的班主任,我想问,你的“兵法”如何与魏书生的“自我管理与制度管理”、李镇西的“爱心”相比较?

    万:魏书生与李镇西是中国班主任的两座丰碑,我和他们比相差太多,兵法说到底终究是一种“技”或者“术”,他们已经进入“道”的层面,在他们面前,我需要仰视。

 

    周洁对话

作者:长江文艺出版社   来源:荆楚网         
 日期:2008-06-11 09:46:41       
版权所有 长江文艺出版社 鄂ICP备11015637号-1
地址:武昌雄楚大街268号 邮编 430070   
电话: +86 27 87679307; 传真: +86 27 87679300
投稿邮箱E-mail: cjwytgc@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