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购物车 订单查询  
     长江简介  新闻中心  网上书城   经典陈列   媒体报导   招聘信息   AR图书
今天是
新 闻 中 心  
动态信息搜索:  
长江出版集团总编辑周百义做客天涯网
 
 
 
     天涯网日前邀请湖北长江出版集团总编辑周百义做客该网,就出版业及长江出版集团的情况与网友进行交流。现将交流内容刊载如下:

      网友(以下简称网):传长江文艺出版社经营不善,库存增加,又有个别人从中渔利,现在出版社面临倒闭。一家火火红红的出版社说倒就倒,业内大呼意外。谁知道具体情况说说?

      周百义(以下简称周):谢谢大家关心着长江文艺出版社。我是去年八月份正式卸掉社长职务的。具体情况,我个人在这时说如何如何会有点王婆卖瓜之嫌了。刚好《中国图书商报》前不久采访了长江社现任常务副社长方平和长江出版集团的王建辉先生。他们对此这样评价的:
  据第三方机构湖北开元会计师事务有限公司对周百义离任时的审计报告显示:从 1995年9月到2005年8月31日,长江文艺社总资产由1480.11万元增加至5980.8万元,增幅304%;所有者权益由85.25万元增加至4274.37万元,资本保值增值率4914%。北京开卷图书市场研究所监测的数据表明:2004年、2005年和2006年上半年,长江文艺社在全国文学类图书零售市场占有率一直紧随人民文学出版社之后,牢牢保持着第二位的市场占有率排名。
  这是会计师事务所的报告,按长江社的财务报表,长江社净资产在我离开时是5595万元,不是4274万元。审计很严格呵!扣掉了很多资产。
  下面是方社长对2005年工作的总结:
  2005年度的工作总结中,方平用“好事多、喜事多”来形容这一年。2005年长江文艺社共出书369种,同比增长 12.5%,其中新书251种,同比增长8%,重印118种,同比增长23%;全年净发货码洋(总发货码洋减去处理图书、退货)1.17亿元,同比增长9%;全年回款5537万元;全年实现净利润 202万元,这说明该社的中心工作保持着稳定发展的态势。而据开卷调查显示,该社2005年在文学类图书市场占有率达到5.54%,除了保持该类市场占有率第二的位置,在全国约 570家出版社中,市场占有率总排名跃升为第27位,这是该社首次进入前30位。该社《张居正》全票获选第六届茅盾文学奖,《狼图腾》版权输出创下版权贸易输出中文版税率、预付金额等多项第一。另外,该社投巨资打造的《艺术》教材,已经开始有所收获,全年实现征订码洋400万元,此外,开发的地方教材《安全》也实现征订码洋150多万元。
  这些数字很枯燥,但据多方核实,这些数字是真实的。感谢关心长江社及长江出版集团!
  对于我走后长江社发生了哪些变化,我作为前任,不好也不便于评价。
  网络上对于我的“刁难”,我个人认为这不是偶然行为,也不是一个人的行为。为了维护我个人的尊严及长江出版集团的形象,我们已经向公安机关报案,相信一切真相都会大白于天下。目前我个人不便评说。
  一个社,一个企业会否倒闭,应当具备二个条件:一是资金链断裂,告债无门,如巨人集团,这样会倒闭,目前长江社应收回货款有4800多万,社里流动资金有1500万,你说会不会倒闭?二是资不抵债才会倒闭,到去年年底,长江社的净资产有5762多万(年终报表上的数字),你说会否倒闭?
  至于库存,是有7000万,但社里动销品种有1200种,如果每种图书备货3000册,就有360万册,按每册20元定价算,就有7200万元码洋的备货。当然,这里有些书存在滞销的情况,但有些历史小说备货每种达上万册,所以,7000万是有些多,但不是说就会导致出版社“倒闭”。这是很外行的说法。

      网:请问周大伯,长江社的畅销书对本社的利润贡献大吗?有没有赔本赚吆喝的?

      周:畅销书对于任何一个社乃至整个出版业都有很大的贡献。据开卷调查,全国百分之五的畅销书的市场贡献率达到全部图书品种的50%。长江社过去在畅销书的出版上个别书也曾出现过只“赚了吆喝”的时候,但整体来看,畅销书只要操作得当,收益还是可观的。我社本部出版的《雍正皇帝》销了近百万册,给我社带来了巨大的丰厚的利润,《乌鸦》销了20多万,《校服的裙摆》销了上十万册,等等,都有很可观的经济效益。长江社采取的是编辑效益与收入挂钩的办法,如果图书不赚钱,编辑不仅拿不到效益工资,还会扣除他编辑的其它书的利润。这种事出版社让做编辑本人也不愿做。我们北京图书中心的畅销书,由于他们把握的更好,应当说没有一本书会赔钱的。

      网:由于网络等新兴媒体的崛起,国民阅读欲望降低,写字的人越来越多,看书的人却越来越少。阅读趋向快餐化。周先生,请问你对出版业的前景有什么看法?如果给编辑以信心和希望?因为出版业的薪资水平比其他媒体低很多的。

      周:由于多种媒体的兴起,读者阅读时间的分割,出版业,特别是传统的出版业出现一定程度的衰落是比较正常的。日本的出版业多年来呈现“大崩溃”的局面,这说明了我们这个传统产业在新时代必须迎接新的挑战。
  但中国的出版业我认为还是有希望的。中国有十三亿人的大市场,随着国民经济的飞速发展,国家对教育事业投入的加大,国民收入的增加,读者会加大购买图书的力度。正如你所说,中国偌大的一个国家,销售额只有国外一家大公司的销售额。这就说明中国的图书市场还是有空间的。
  但中国的出版业,特别是国有的出版业,必须加大改革力度,提高员工的素质,提升竞争力,贴近市场,贴近读者,多出版读者喜闻乐见的好书,而不是依靠教材教辅过日子。

      网:周百义老师您好!很高兴在这里看到您的消息。我现在也已经在出版行业工作了。以前您到我们学校为我们专业的学生做过讲座,至今印象很深。很欣赏您的出版思路和改革理念。希望周老师能带领湖北的出版集团走向更宽阔处。在这里也问周老师,对于现在国内的好书不是很多,越发感觉无书读的情况(出版发行研究所在图书商报上公布的一组问卷调查数据),您是怎么看的?

      周:国内的图书市场不是很景气,至于有否好书读,依我看,因为社会生活的巨大变化,市场经济对人们价值判断产生的影响,作者潜心写作的会相对少一些,但还是有不少人喜欢写作的。没有读者企望的好书,这是全球性的一个问题,读者的希望与图书市场的现状产生一种落差。但市场上总还会时不时地推出一些好书。如哈利波特上市,拉动了全球的图书销售,这说明好书的力量是很大的。我们应当用平和的心态对待这个问题。不要把事情看得很绝对。

     网:我在湖北也不知道具体情况,困难肯定是有,不过不像有些人说的那么困难,在新疆亲眼看到周百义与新闻出版署某领导在长江文艺出版社摊位前亲切交谈,好像没有什么状况发生。不过北京的公司,据说确实是赚名气,社里不赚钱。整个发行码洋才8000万。

      周:关于北京图书中心,中国图书商报上也有提及:还是用他们的话来说为好——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由该社2003年投资50万元注册成立的北京图书中心,目前资产已经达到700多万元,3年时间资产增值10多倍。
  我补充一下,北京图书中心三年来发货码洋共计有15000万以上。他们只有13个人呢!
  从体制上,他们是长江社的一个分公司,财务要并到长江社总部的。不过前几年财务账未并,但今年清产核资。都要并来的。上面提到的资产700多万是按报表上说的。
  长江社很多员工包括外面的朋友,对北京图书中心是否给社里赚了钱很关心,实际上是,社里只投了50万元,他们每年的销售码洋达到5000多万,这里面需要很多的流动资金,如果我把这些钱都抽回来,他们就无法经营了。北京中心是社里的一个分公司,他们赚的所有钱都是社里的,只是钱放在何处的问题了。上面说的700多万,都是投资增值的结果,不能说没有赚到钱。
  当然,谢谢大家的关心,不知我这些关于北京图书中心的话说清楚没有。

      网:我有一个朋友曾在长江,他曾说长江有一套很好的培养人才的制度,不知周总能否透露一下具体的细节?

      周:这个问题我曾写了一篇短文,现贴在上面供参考。

  出版社的编辑成长机制,分为两个层面,一个是制度建设上的,一个是出版实践上的。
  出版社在人才的培养上,必须建构一套制度保证员工自主创造的冲动与压力。如出版社的干部政策与分配政策。在干部的提拔使用上,必须重实绩而不是靠学历与入社时间的长短,如在分配上,靠本人创造的效益决定分配的多少而不是按资历,或者平均主义大锅饭。这就从制度上保证了编辑的目光始终盯在市场上而不是盯在个别人身上。这就促使编辑有一种内在的动力,而不是外在的压力。
  当然,仅仅靠干部制度与分配制度仍然是培养不出高素质的编辑的,在出版社中,尤其是图书出版,不同于期刊与报纸编辑,每一本书的出版过程都是一个个性化的劳动,它不同于工业化流水作业,其中尽管有规律可循但决没有可以照搬照用的方法。所以,提高编辑的能力,必须从实践中来,一点一点地培养编辑对市场的感觉与悟性。
  训练编辑的这种悟性,要从宏观与微观二个层面来进行。一是要求编辑必须对所在出版社的出版特色、出版文化的定位有所了解,二是要对图书市场的需求充分掌握,三是要对本社具体产品的市场表现烂熟于心,四是要对自己拟开发的产品的优劣得失能够客观地加以分析。但这一切,都要靠平时的具体实践中通过具体分析,来让编辑自己掌握的。
  这种感觉的培养,集中时间,请专家讲几次课,或者找来别人的策划与营销案例,请编辑加以分析,也是可以起到一定的作用的,但这些还是固态的,过去时的,要想让编辑近距离地,活生生地获得经验,还要依靠日常工作中经常性的,反复的案例分析,使编辑从中获得经验与教训的。
  但这种案例分析,可以是制度性的,定期的,也可以是随机的,不定时的。如出版社的生产调度与分析会上,要求编辑与发行人员都要参加。发行部门要报告当前图书销售的动态,某一本书销得好而某一本书销得不好,那么这种好与不好的原因在什么地方,是选题本身的质量,还是后期制作不理想,还是投放时间与地点,营销的措施不到位。发行主管评点后,社长要加以分析。尽管选题已经反复论证了,但图书与市场亲密接触后,可能与原来的设想有距离。这种距离何在?通过一次又一次地具体分析,编辑会从中分享这种成功与失败的感觉。
  当然,为了帮助编辑了解宏观的态势,我们订购了北京开卷图书市场研究所的月度分析报告。报告到了后,指定专人复印二份,一份贴在打卡的地方,让所有人都知道每一位编辑的图书在市场上的表现如何,另一份贴在发行科里。同时,在每次生产调度会上,专人进行分析,分析畅销书的内容与特色,分析竞争对手的出书动态?如此同时,我们还要求编辑必须建立一至二个书业动态观测点。要求他们到书店去观察图书的内容、形态、表现,寻找一种感觉。然后在会上大家交流这种体会,寻找共振,形成共识。
  这种案例分析,必须是坦诚的,建立在和谐氛围中的。每一个都可以就某一本书发表自己的不同看法。大家会为某一本书的失误而痛苦,也会为某人的成功而高兴。因为,某一人的成功与失误可能都会在大家身上重演,只有总结经验、吸取教训才会避免重蹈覆辙。

      网:请问周老师,现在有很多书都先在网上出名了,再印刷成文字,你觉得这样的一个现象对于出版业来说会有什么样的影响呢?你个人又是怎样看待通过这种途径而产生的畅销书呢?

     周:网络上发表的文字先让网友看,如果受到欢迎,再用纸介质媒体出版,这应了一句话,叫做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这种途径产生的畅销书说明是受到人民大众欢迎的。

     网:个人感觉,长江文艺以及长江出版集团的活力还是很充足,但是体制和机制不完善的地方也有。近几年毕业的本科生研究生由于聘用的身份收入居然比那些所谓的正式职工少很多,而这些正式职工很多都是闲职,甚至无所事事。请问周总,怎么解决这些问题呢?我想全国的过有出版社都存在这个问题吧!

     周:集团很快就要进行体制改革,所有人的身份都会平等对待。同工同酬是最起码的一条。

    网:请问一下:您是如何发现,并培养金丽红组合的?

    周:与金丽红黎波等的合作是一件十分愉快的事情。我在其它地方曾经谈过,我们是互相信任的结果,金丽红等是业界的佼佼者,能与他们合作是我们的幸运。

     网:在公众眼里,您是一个积极进取的儒商形象。文化传承和市场、经济效益是有矛盾的,甚至是冲突的,请问周主编是怎么把握文化和市场的关系?

     周:作为出版人,首先要有一种文化使命,要为时代与社会奉献优秀的精神食粮,然后,要在考虑文化使命的前提下,注意经营的效果,否则,出版社就无法生存下去了。
  在一个出版社里,可能书出得很多看似乱花渐欲迷人眼,但一定要有一种能够把握的走向,那就是文化积累。要通过结构的安排,保证这种文化的使命贯穿其中。
  这只是我的思考,不一定做得很好。

      网:请问周总编,我想这也是很多人关心的问题:长江主要通过什么途径获得作品,是否努力在网上挖掘新人呢?很多人在自己的博客里进行文学创作,长江是否会关注呢?有没有人做这块工作?

      周:目前出版社比较注意在网络和博客上发现新人。因为这是一个便捷的发现作者的机会。如果有作品,以后可以放在网上请读者先检验一下。如果点击率高,出版社会关注的。

      网:周总编,能否评价一下目前青春文学市场畅销书风起云涌的现状?

      周: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文学,青春文学反映了这个时代青年人的所思所想,反映了这个时代的最具代表性社会生活的特质,因此,他拥有了广大的读者,就有了畅销的可能。
  试想,巴金的时代人们关心的是家春秋,现在的读者,特别是年轻人,对过去的生活已经不感兴趣了。这就是代沟。
  文学要与时俱进,所以青春文学才有了广阔的市场。

      网:周老师,你觉得现在一个新人想进入出版业,最重要的是要具备什么条件?

      周:首先,要具备一定的专业背景,受过必要的教育,目前至少应是大学本科教育。
  其次,要熟悉编辑的基本流程,如编、印、发的整个过程。
  另外,要培养自己的市场感觉,了解图书市场的动态变化。
  要注意细节,细节决定成败。
  当然,成功取决于你自己的不懈努力与思考。
  祝你成功!

      网:出版社现在都搞集团化,这个集团化经营跟以前有那些具体的不同之处呢?

      周:谢谢对集团的关心!
  集团化是目前的一种进行时,各方都在探索,但按照国际出版传媒的发展态势来看,集团化是实行集约经营、提高效益、抵卸风险的的重要手段之一。
  中国的出版集团因为是行政行为,目前还只能说明物理变化,还没有实现真正意义上的集团化。但这项工作需要有一个初级阶段,才会进入高级阶段。
  长江出版集团目前在资源整合上初步做了一些工作。我认为,做与不做是完全不一样的。当然,我们还不能说已经很满意了。包括我们自己。

      网:有人曾说:长江文艺和华艺等名社,出版作品时只认所谓的名家和大家。请问周老师:贵社在实践操作上是这样的吗?谢谢!

      周:名家和大家对于出版社来说风险是小一些,但长江文艺并非是只重名人。如二月河没有出名时我们不是出了他的《雍正皇帝》吗?还有跨世纪文丛,当初不少也是作家的第一本书。

      网:直播还没结束吧?嘻嘻,赶上了。
  周老师好,想问一下你觉得中国出版业未来十年将会是怎样一个发展呢?

      周:中国的出版业在未来的十年里是小步前进。因为,中国的经济发展会带动出版的发展,但新兴媒体又对传统出版产生一定的负面影响,因此,我们不必悲观但也不能乐观。

      网:“我们不必悲观但也不能乐观。”
  想问一下,出版业还有什么创新的东西可以支持我们乐观吗?出版业还会不会因为一些技术的原因发生质的飞跃呢?

      周:出版业是内容产业,主要在于内容的创新。
  科学技术的发展是没有穷尽的,当初谁曾想到互联网会发展到今天这种地步呢!不过,出版业应当关注新技术的发展,不要固步自封,落在时代的后面。

      网:周老师:问您一个敏感的问题:假如您集团说了80后作家郭**《梦里花落***》那类事件,您会作何反应?您认为这类事件拿了作者自己,谁人应该负的责任最大?

      周:郭的事情,如果认定有抄袭行为,作家应当有所表示,但如果有异议,则另当别论。
  但我认为对郭我们要宽容,一个学生,开始写作时谁都会有模仿的过程,随着经验的积累,这种模仿就会不存在了。任何作家成长过程中,都有模仿的时期。
  我不是替郭说项。我希望我们要关心年轻人的成长。不要因为一件事就否定一个人的所有一切。

      网:实事求是地说,长江文艺出版社在文学性和市场把握方面做得都不错。我曾经和作家出版社、春风文艺出版社、百花文艺出版社都合作过,如果可能,非常希望有机会能与长江文艺社合作。到时候还望周总过指教,多关照!
  以前李新华曾经要出我的《娱乐城》的,后来她随爱人去北京了,这本书就由云南人民出版社出版了,制作不错,目前发行已经达到6万册,这个月还要加印。如果当初直接找周总,可能就由长江社出版了。

      周:谢谢丁力对长江社的关心!
  以后希望有好稿还给长江文艺出版社。
  祝创作取得更大的成功!

      网:还有一个关于你们北京分社的问题,前一段时间传出一些分社领导的管理风格问题,请问这些是不是普遍存在的?也有传闻说,长江文艺成立北京分社仅仅是为了赚吆喝,请问当时您决定成立北京分社是基于什么样的战略管理思路的?而且近来北京分社确实也没有出什么比较有影响的书,这当然也与整个市场环境有关系,但社里会不会对分社进行一些调整?

      周:关于北京中心的经营情况,我前面已提到。目前中心交由集团管理,马上会对中心三年来的经营情况进行彻底地盘点,请会计师事务所审计。
  在北京成立中心,对于扩大出版社的品牌形象,扩大市场占有,应当说起了很大的作用。
  北京中心的市场运作经验,不仅对长江社,对整个集团都起到了促进作用。
  北京中心三年投资增值十多倍,应当说还是不错的。我们在武汉的出版社,做到这一点还是很难的。
  北京中心今年没有太多的超级畅销书,这与市场环境有关。再一个,好事也不能都让你一家占有了。再者,我们光给北京中心提要求,我们自己又做了什么畅销书呢?
  谢谢天涯社区的支持,,谢谢众位网友的支持!
  祝大家好运!

新闻来源: 天涯论坛

          
 日期:2006-07-31 15:07:51       
版权所有 长江文艺出版社 鄂ICP备11015637号-1
地址:武昌雄楚大街268号 邮编 430070   
电话: +86 27 87679307; 传真: +86 27 87679300
投稿邮箱E-mail: cjwytgc@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