桥梁史话(中小学科普经典阅读书系)

  • 978-7-5702-1018-3
  • 16
  • 茅以升
  • 长江文艺出版社
  • 暂无

内容简介

天上有彩虹,人间有长桥。本书收录了茅以升《中国石拱桥》《名桥往谈》等十五篇经典作品,将有关“桥”的轶闻佳话娓娓道来,并生动介绍了我国历代的名桥、古桥以及历代桥匠在科学技术上的成就和贡献。

作者简介

茅以升,土木工程学家、桥梁专家、中国科学院院士,美国工程院院士。茅以升曾主持修建了具有里程碑意义的现代化大型桥梁——钱塘江大桥。茅以升一生学桥、造桥、写桥,文学造诣颇高,曾编写《中国桥梁史》《中国古桥与新桥》等作品。

试读

桥 话

最早的桥

人的一生,不知要走过多少桥,在桥上跨过多少山和水。欣赏过多少桥的山光水色,领略过多少桥的诗情画意。无论在政治、经济、科学、文艺等各方面,都可看到各式各样的桥梁作用。为了要发挥这个作用,古今中外在这桥上所费的功夫,可就够多了。大至修成一座桥,小至仅仅为它说说话。大有大用,小有小用,这就是这个《桥话》的缘起。诗话讲诗,史话讲史,一般都无系统,也不预定章节。有用就写,有话就长。桥话也是这样。

首先要说清楚:什么是桥。如果说,能使人过河,从此岸到彼岸的东西就是桥,那么,船也是桥了;能使人越岭,从这山到对山的东西就是桥,那么,直升机也是桥了。船和飞机当然都不是桥,因为桥是固定的,而人在桥上是要走动的。可是,拦河筑坝,坝是固定的,而人又能在顶上走,从此岸走到彼岸,难道坝也是桥吗?不是的,因为桥下还要能过水,要有桥孔。那么,在浅水河里,每隔一步,放下一堆大石块,排成一线,直达对岸,上面走人,下面过水,而石块位置又是固定的,这该是一座桥了(这在古时叫作“鼋鼍以为桥梁”,见《拾遗记》,近代叫作“汀步桥”),然而严格说来,这还不是桥,因为桥面是要连续的,不连续,不成路。但是,过河越谷的水管渠道,虽然具备了上述的桥的条件,而仍然不是桥,这又是何故呢?因为它上面不能行车。这样说来,矿山里运煤的架空栈道,从山顶到平地,上面行车,岂非也是桥吗?然而又不是,因为这种栈道太陡,上面不能走人。说来说去,桥总要是条路,它才能行车走人,不过它不是造在地上而是架在空中的,因而下面就能过水行船。